风流乡邮员

第一章 野地传来女人的喊叫声

潘乃飞2017-4-25 14:9:8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章 野地传来女人的喊叫声

  李瑛《乡邮员》诗:暴戾的冰雪封了山和水,却封不住乡邮员的脚。

  如今,乡邮员不用走路,开始骑着统一绿颜色的自行车,有的人还自己买电动自行车,比以前的条件好多了。

  马小闹就是骑着自行车,整天无忧无虑,有时候还唱着流行歌曲,就把这活干了。

  他负责的美人沟和寡妇谷一共有八个自然村,他上班没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全都熟悉了,谁家总是有信件,谁家总是邮来东西,谁家的女人总是让他给从镇上捎带东西,他几乎烂熟于心。

  马小闹今天25岁,刚刚工作一年,还没有结婚,谈过几个恋爱,城里条件好的姑娘嫌他是个乡邮员,工作不好,不体面,都纷纷吹灯拔蜡,不干了。

  马小闹不在乎,他妈很着急,他不着急。

  他觉得最好的最幸福的男人是不结婚、不要孩子,想找哪个女人玩儿,就找哪个女人玩儿,也不受道德的约束、伦理的束缚。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幸福的男人呢,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孩子尿布、电费、水费、煤气费地忙个不亦乐乎,哪有时间享受生活?

  可是,一个乡邮员,也不是大款、高官,又不是富二代和官二代,命不好,整天骑着自行车看乡村风景,起初还有新鲜感,爸爸求爷爷告奶奶,花不少钱给自己找这个工作,他还很珍惜。

  久而久之,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有些懈怠了。

  这天早晨,马小闹装好袋子,骑上车,又向美人沟出发。

  转过一个盘山道,他就来到美人沟的沟口,道路的两边都是青纱帐,一片高粱地。比张艺谋拍摄的电影《红高粱》里的高粱地还大,几乎就是漫山遍野。

  时间还早,马小闹放下自行车,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烟,看高粱地远处的一条白白亮亮的河流,蜿蜒曲折,犹如一条白练。

  他也抽不起好烟,就是十元一盒的红塔山、云烟等等,当年这些是好烟,现在不是了,现在一盒100元钱的烟司空见惯。

  忽然,他听到高粱地有一种奇怪的声音。

  这时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这里的大多数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女人在家还没有出来玩儿呢。

  道路上很少见到行人,车辆也很少。

  他从电视机上看到北京道路汽车拥堵,一步步挪动,简直不可理解,那么多车,开过来这里一些多好啊?

  高粱地确实有声音,一种奇怪的声音。

  马小闹好奇心起,这是什么声音的干活?

  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叫声,可是,叫声怎么这样奇怪?

  男的呼哧呼哧很吃力的喘气声,女的似乎是很痛苦、撕心裂肺、悲伤的样子,唉呀妈呀,我受不了了,唉呀妈呀,你怎么会这样?我简直要死了……

  男的不说话,还是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马小闹很紧张,立即展开联想,是不是有歹徒要杀人?

  一般情况下,杀人越货都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现在世风日下,怎么改成白天了?

  马小闹忽然英雄气起,立即站起身,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可是,不知道歹徒是否强大,手里有没有匕首?如果有武器,我赤手空拳,恐怕不是对手,没有打到狼,还被狼吃掉,女人一定笑话我是个窝囊废。

  马小闹就四处寻找自卫的武器,不是自卫,是可以杀敌的武器。

  附近连一根树枝都没有。

  怎么办?

  女人还在不管不顾地大叫,唉呀妈呀,我快不行了,救命啊,我真的要死了。

  男人终于说话了,我就是要你死!

  你还在使劲?你还这么有劲?

  当然,这才哪到哪儿,我要你死去四五回!

  马小闹听到这里更紧张了,事不宜迟,老子无所顾忌,无论如何,必须立即去救人,他把烟扔掉,顺手捡起地上一块鸡蛋大的石头,蹑手蹑脚走过去……????李瑛《乡邮员》诗:暴戾的冰雪封了山和水,却封不住乡邮员的脚。

  如今,乡邮员不用走路,开始骑着统一绿颜色的自行车,有的人还自己买电动自行车,比以前的条件好多了。

  马小闹就是骑着自行车,整天无忧无虑,有时候还唱着流行歌曲,就把这活干了。

  他负责的美人沟和寡妇谷一共有八个自然村,他上班没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全都熟悉了,谁家总是有信件,谁家总是邮来东西,谁家的女人总是让他给从镇上捎带东西,他几乎烂熟于心。

  马小闹今天25岁,刚刚工作一年,还没有结婚,谈过几个恋爱,城里条件好的姑娘嫌他是个乡邮员,工作不好,不体面,都纷纷吹灯拔蜡,不干了。

  马小闹不在乎,他妈很着急,他不着急。

  他觉得最好的最幸福的男人是不结婚、不要孩子,想找哪个女人玩儿,就找哪个女人玩儿,也不受道德的约束、伦理的束缚。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幸福的男人呢,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孩子尿布、电费、水费、煤气费地忙个不亦乐乎,哪有时间享受生活?

  可是,一个乡邮员,也不是大款、高官,又不是富二代和官二代,命不好,整天骑着自行车看乡村风景,起初还有新鲜感,爸爸求爷爷告奶奶,花不少钱给自己找这个工作,他还很珍惜。

  久而久之,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有些懈怠了。

  这天早晨,马小闹装好袋子,骑上车,又向美人沟出发。

  转过一个盘山道,他就来到美人沟的沟口,道路的两边都是青纱帐,一片高粱地。比张艺谋拍摄的电影《红高粱》里的高粱地还大,几乎就是漫山遍野。

  时间还早,马小闹放下自行车,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烟,看高粱地远处的一条白白亮亮的河流,蜿蜒曲折,犹如一条白练。

  他也抽不起好烟,就是十元一盒的红塔山、云烟等等,当年这些是好烟,现在不是了,现在一盒100元钱的烟司空见惯。

  忽然,他听到高粱地有一种奇怪的声音。

  这时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这里的大多数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女人在家还没有出来玩儿呢。

  道路上很少见到行人,车辆也很少。

  他从电视机上看到北京道路汽车拥堵,一步步挪动,简直不可理解,那么多车,开过来这里一些多好啊?

  高粱地确实有声音,一种奇怪的声音。

  马小闹好奇心起,这是什么声音的干活?

  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叫声,可是,叫声怎么这样奇怪?

  男的呼哧呼哧很吃力的喘气声,女的似乎是很痛苦、撕心裂肺、悲伤的样子,唉呀妈呀,我受不了了,唉呀妈呀,你怎么会这样?我简直要死了……

  男的不说话,还是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马小闹很紧张,立即展开联想,是不是有歹徒要杀人?

  一般情况下,杀人越货都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现在世风日下,怎么改成白天了?

  马小闹忽然英雄气起,立即站起身,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可是,不知道歹徒是否强大,手里有没有匕首?如果有武器,我赤手空拳,恐怕不是对手,没有打到狼,还被狼吃掉,女人一定笑话我是个窝囊废。

  马小闹就四处寻找自卫的武器,不是自卫,是可以杀敌的武器。

  附近连一根树枝都没有。

  怎么办?

  女人还在不管不顾地大叫,唉呀妈呀,我快不行了,救命啊,我真的要死了。

  男人终于说话了,我就是要你死!

  你还在使劲?你还这么有劲?

  当然,这才哪到哪儿,我要你死去四五回!

  马小闹听到这里更紧张了,事不宜迟,老子无所顾忌,无论如何,必须立即去救人,他把烟扔掉,顺手捡起地上一块鸡蛋大的石头,蹑手蹑脚走过去……????李瑛《乡邮员》诗:暴戾的冰雪封了山和水,却封不住乡邮员的脚。

  如今,乡邮员不用走路,开始骑着统一绿颜色的自行车,有的人还自己买电动自行车,比以前的条件好多了。

  马小闹就是骑着自行车,整天无忧无虑,有时候还唱着流行歌曲,就把这活干了。

  他负责的美人沟和寡妇谷一共有八个自然村,他上班没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全都熟悉了,谁家总是有信件,谁家总是邮来东西,谁家的女人总是让他给从镇上捎带东西,他几乎烂熟于心。

  马小闹今天25岁,刚刚工作一年,还没有结婚,谈过几个恋爱,城里条件好的姑娘嫌他是个乡邮员,工作不好,不体面,都纷纷吹灯拔蜡,不干了。

  马小闹不在乎,他妈很着急,他不着急。

  他觉得最好的最幸福的男人是不结婚、不要孩子,想找哪个女人玩儿,就找哪个女人玩儿,也不受道德的约束、伦理的束缚。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幸福的男人呢,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孩子尿布、电费、水费、煤气费地忙个不亦乐乎,哪有时间享受生活?

  可是,一个乡邮员,也不是大款、高官,又不是富二代和官二代,命不好,整天骑着自行车看乡村风景,起初还有新鲜感,爸爸求爷爷告奶奶,花不少钱给自己找这个工作,他还很珍惜。

  久而久之,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有些懈怠了。

  这天早晨,马小闹装好袋子,骑上车,又向美人沟出发。

  转过一个盘山道,他就来到美人沟的沟口,道路的两边都是青纱帐,一片高粱地。比张艺谋拍摄的电影《红高粱》里的高粱地还大,几乎就是漫山遍野。

  时间还早,马小闹放下自行车,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烟,看高粱地远处的一条白白亮亮的河流,蜿蜒曲折,犹如一条白练。

  他也抽不起好烟,就是十元一盒的红塔山、云烟等等,当年这些是好烟,现在不是了,现在一盒100元钱的烟司空见惯。

  忽然,他听到高粱地有一种奇怪的声音。

  这时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这里的大多数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女人在家还没有出来玩儿呢。

  道路上很少见到行人,车辆也很少。

  他从电视机上看到北京道路汽车拥堵,一步步挪动,简直不可理解,那么多车,开过来这里一些多好啊?

  高粱地确实有声音,一种奇怪的声音。

  马小闹好奇心起,这是什么声音的干活?

  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叫声,可是,叫声怎么这样奇怪?

  男的呼哧呼哧很吃力的喘气声,女的似乎是很痛苦、撕心裂肺、悲伤的样子,唉呀妈呀,我受不了了,唉呀妈呀,你怎么会这样?我简直要死了……

  男的不说话,还是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马小闹很紧张,立即展开联想,是不是有歹徒要杀人?

  一般情况下,杀人越货都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现在世风日下,怎么改成白天了?

  马小闹忽然英雄气起,立即站起身,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可是,不知道歹徒是否强大,手里有没有匕首?如果有武器,我赤手空拳,恐怕不是对手,没有打到狼,还被狼吃掉,女人一定笑话我是个窝囊废。

  马小闹就四处寻找自卫的武器,不是自卫,是可以杀敌的武器。

  附近连一根树枝都没有。

  怎么办?

  女人还在不管不顾地大叫,唉呀妈呀,我快不行了,救命啊,我真的要死了。

  男人终于说话了,我就是要你死!

  你还在使劲?你还这么有劲?

  当然,这才哪到哪儿,我要你死去四五回!

  马小闹听到这里更紧张了,事不宜迟,老子无所顾忌,无论如何,必须立即去救人,他把烟扔掉,顺手捡起地上一块鸡蛋大的石头,蹑手蹑脚走过去……????李瑛《乡邮员》诗:暴戾的冰雪封了山和水,却封不住乡邮员的脚。

  如今,乡邮员不用走路,开始骑着统一绿颜色的自行车,有的人还自己买电动自行车,比以前的条件好多了。

  马小闹就是骑着自行车,整天无忧无虑,有时候还唱着流行歌曲,就把这活干了。

  他负责的美人沟和寡妇谷一共有八个自然村,他上班没用一个月的时间,就全都熟悉了,谁家总是有信件,谁家总是邮来东西,谁家的女人总是让他给从镇上捎带东西,他几乎烂熟于心。

  马小闹今天25岁,刚刚工作一年,还没有结婚,谈过几个恋爱,城里条件好的姑娘嫌他是个乡邮员,工作不好,不体面,都纷纷吹灯拔蜡,不干了。

  马小闹不在乎,他妈很着急,他不着急。

  他觉得最好的最幸福的男人是不结婚、不要孩子,想找哪个女人玩儿,就找哪个女人玩儿,也不受道德的约束、伦理的束缚。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幸福的男人呢,整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孩子尿布、电费、水费、煤气费地忙个不亦乐乎,哪有时间享受生活?

  可是,一个乡邮员,也不是大款、高官,又不是富二代和官二代,命不好,整天骑着自行车看乡村风景,起初还有新鲜感,爸爸求爷爷告奶奶,花不少钱给自己找这个工作,他还很珍惜。

  久而久之,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有些懈怠了。

  这天早晨,马小闹装好袋子,骑上车,又向美人沟出发。

  转过一个盘山道,他就来到美人沟的沟口,道路的两边都是青纱帐,一片高粱地。比张艺谋拍摄的电影《红高粱》里的高粱地还大,几乎就是漫山遍野。

  时间还早,马小闹放下自行车,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烟,看高粱地远处的一条白白亮亮的河流,蜿蜒曲折,犹如一条白练。

  他也抽不起好烟,就是十元一盒的红塔山、云烟等等,当年这些是好烟,现在不是了,现在一盒100元钱的烟司空见惯。

  忽然,他听到高粱地有一种奇怪的声音。

  这时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这里的大多数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女人在家还没有出来玩儿呢。

  道路上很少见到行人,车辆也很少。

  他从电视机上看到北京道路汽车拥堵,一步步挪动,简直不可理解,那么多车,开过来这里一些多好啊?

  高粱地确实有声音,一种奇怪的声音。

  马小闹好奇心起,这是什么声音的干活?

  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叫声,可是,叫声怎么这样奇怪?

  男的呼哧呼哧很吃力的喘气声,女的似乎是很痛苦、撕心裂肺、悲伤的样子,唉呀妈呀,我受不了了,唉呀妈呀,你怎么会这样?我简直要死了……

  男的不说话,还是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马小闹很紧张,立即展开联想,是不是有歹徒要杀人?

  一般情况下,杀人越货都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现在世风日下,怎么改成白天了?

  马小闹忽然英雄气起,立即站起身,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

  可是,不知道歹徒是否强大,手里有没有匕首?如果有武器,我赤手空拳,恐怕不是对手,没有打到狼,还被狼吃掉,女人一定笑话我是个窝囊废。

  马小闹就四处寻找自卫的武器,不是自卫,是可以杀敌的武器。

  附近连一根树枝都没有。

  怎么办?

  女人还在不管不顾地大叫,唉呀妈呀,我快不行了,救命啊,我真的要死了。

  男人终于说话了,我就是要你死!

  你还在使劲?你还这么有劲?

  当然,这才哪到哪儿,我要你死去四五回!

  马小闹听到这里更紧张了,事不宜迟,老子无所顾忌,无论如何,必须立即去救人,他把烟扔掉,顺手捡起地上一块鸡蛋大的石头,蹑手蹑脚走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