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4章 报警

潘乃飞2017-4-25 14:14:4Ctrl+D 收藏本站

  女人很紧张地蹲在吴大来身边,问道,老吴,你怎么样?你没有事吧?

  就是头疼。

  你慢慢站起来,走几步试一试。

  女人伸手扶着吴大来,还帮助他提一下裤子,把皮带给系好。

  马小闹也上前去扶吴大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误会了,我本来是要做好事,结果,事与愿违。对不起。

  你给我滚一边去。

  马小闹被推到一边,不敢动弹,他心里还是很害怕,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道,我送你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吧。

  马小闹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又继续试探着说,要不,就打120过来?

  女人说,给120打电话,就怕别人都知道了。

  吴大来掏出手机,什么话也没有说。

  马小闹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稍微放松一下,看来,吴村长没有大问题,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他不死,我就不会被判死刑,充其量叫过失伤人,而不是过失杀人。

  女人问吴大来,你给谁打电话?

  报警。给警察打电话。有人要害我。

  女人把吴大来拉到一边,低声说,你先别打这个电话。你听我说几句话。

  你说。

  警察来了,如果问你为什么被打,你怎么说,这个毛头小伙子看着傻乎乎的,一定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那样,大伙儿就都知道了。

  你说怎么办?不能便宜这个臭小子。

  我看,息事宁人,先去县医院检查脑袋,如果没有事,就算了。

  好吧,听你的。

  马小闹还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不动。

  吴大来说,臭小子,便宜你了,我不报警,你背我去公路,我们找车去县医院检查。

  好的。

  马小闹答应一声,就走过来要背吴大来,吴大来个头很大,比马小闹高很多,马小闹几次试举,不,几次试背,都没有背起来,他不是不想背,他真的背不起来。

  女人说,别难为他了,我们两个扶着你去公路。

  好吧,只是脑袋疼得紧。

  是啊,血都出来了,我给你擦擦。你这个傻小子,你的胳膊上怎么也有血?

  刚才被高粱叶子划的。

  三个人亦步亦趋,很艰难地来公路上,要截车去县医院检查。

  马小闹来到公路刚才自己抽烟的地方,忽然,他发现自己的公车不见了。

  马小闹大吃一惊,这下可完蛋了,公车丢了自己可以补偿,可是,车上还有好多信件,如果这些信件丢失,人家说有价值连城的秘密文件,要我赔偿,我怎么办?就是把我卖了,我也赔偿不起啊。

  马小闹想到这里,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大来见状,不解地问道,你要干什么?耍赖?你得拿钱陪我去看病。

  马小闹哭丧着脸说,我的自行车不见了。

  什么时候?

  刚才听见你喊,你要死了,救命,我下去救你的时候。

  女人不高兴了,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这是什么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什么叫忙着去救我的命?

  吴大来低声问女人,你**的声音真的那么大吗?

  当时太投入,没有注意啊。

  下次一定要注意。

  我知道了。

  吴大来看着坐在地上,十分无助的马小闹,十分解气地说道,活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结果,这就是报应。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明白,还来管别人的事。????女人很紧张地蹲在吴大来身边,问道,老吴,你怎么样?你没有事吧?

  就是头疼。

  你慢慢站起来,走几步试一试。

  女人伸手扶着吴大来,还帮助他提一下裤子,把皮带给系好。

  马小闹也上前去扶吴大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误会了,我本来是要做好事,结果,事与愿违。对不起。

  你给我滚一边去。

  马小闹被推到一边,不敢动弹,他心里还是很害怕,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道,我送你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吧。

  马小闹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又继续试探着说,要不,就打120过来?

  女人说,给120打电话,就怕别人都知道了。

  吴大来掏出手机,什么话也没有说。

  马小闹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稍微放松一下,看来,吴村长没有大问题,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他不死,我就不会被判死刑,充其量叫过失伤人,而不是过失杀人。

  女人问吴大来,你给谁打电话?

  报警。给警察打电话。有人要害我。

  女人把吴大来拉到一边,低声说,你先别打这个电话。你听我说几句话。

  你说。

  警察来了,如果问你为什么被打,你怎么说,这个毛头小伙子看着傻乎乎的,一定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那样,大伙儿就都知道了。

  你说怎么办?不能便宜这个臭小子。

  我看,息事宁人,先去县医院检查脑袋,如果没有事,就算了。

  好吧,听你的。

  马小闹还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不动。

  吴大来说,臭小子,便宜你了,我不报警,你背我去公路,我们找车去县医院检查。

  好的。

  马小闹答应一声,就走过来要背吴大来,吴大来个头很大,比马小闹高很多,马小闹几次试举,不,几次试背,都没有背起来,他不是不想背,他真的背不起来。

  女人说,别难为他了,我们两个扶着你去公路。

  好吧,只是脑袋疼得紧。

  是啊,血都出来了,我给你擦擦。你这个傻小子,你的胳膊上怎么也有血?

  刚才被高粱叶子划的。

  三个人亦步亦趋,很艰难地来公路上,要截车去县医院检查。

  马小闹来到公路刚才自己抽烟的地方,忽然,他发现自己的公车不见了。

  马小闹大吃一惊,这下可完蛋了,公车丢了自己可以补偿,可是,车上还有好多信件,如果这些信件丢失,人家说有价值连城的秘密文件,要我赔偿,我怎么办?就是把我卖了,我也赔偿不起啊。

  马小闹想到这里,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大来见状,不解地问道,你要干什么?耍赖?你得拿钱陪我去看病。

  马小闹哭丧着脸说,我的自行车不见了。

  什么时候?

  刚才听见你喊,你要死了,救命,我下去救你的时候。

  女人不高兴了,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这是什么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什么叫忙着去救我的命?

  吴大来低声问女人,你**的声音真的那么大吗?

  当时太投入,没有注意啊。

  下次一定要注意。

  我知道了。

  吴大来看着坐在地上,十分无助的马小闹,十分解气地说道,活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结果,这就是报应。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明白,还来管别人的事。????女人很紧张地蹲在吴大来身边,问道,老吴,你怎么样?你没有事吧?

  就是头疼。

  你慢慢站起来,走几步试一试。

  女人伸手扶着吴大来,还帮助他提一下裤子,把皮带给系好。

  马小闹也上前去扶吴大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误会了,我本来是要做好事,结果,事与愿违。对不起。

  你给我滚一边去。

  马小闹被推到一边,不敢动弹,他心里还是很害怕,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道,我送你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吧。

  马小闹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又继续试探着说,要不,就打120过来?

  女人说,给120打电话,就怕别人都知道了。

  吴大来掏出手机,什么话也没有说。

  马小闹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稍微放松一下,看来,吴村长没有大问题,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他不死,我就不会被判死刑,充其量叫过失伤人,而不是过失杀人。

  女人问吴大来,你给谁打电话?

  报警。给警察打电话。有人要害我。

  女人把吴大来拉到一边,低声说,你先别打这个电话。你听我说几句话。

  你说。

  警察来了,如果问你为什么被打,你怎么说,这个毛头小伙子看着傻乎乎的,一定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那样,大伙儿就都知道了。

  你说怎么办?不能便宜这个臭小子。

  我看,息事宁人,先去县医院检查脑袋,如果没有事,就算了。

  好吧,听你的。

  马小闹还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不动。

  吴大来说,臭小子,便宜你了,我不报警,你背我去公路,我们找车去县医院检查。

  好的。

  马小闹答应一声,就走过来要背吴大来,吴大来个头很大,比马小闹高很多,马小闹几次试举,不,几次试背,都没有背起来,他不是不想背,他真的背不起来。

  女人说,别难为他了,我们两个扶着你去公路。

  好吧,只是脑袋疼得紧。

  是啊,血都出来了,我给你擦擦。你这个傻小子,你的胳膊上怎么也有血?

  刚才被高粱叶子划的。

  三个人亦步亦趋,很艰难地来公路上,要截车去县医院检查。

  马小闹来到公路刚才自己抽烟的地方,忽然,他发现自己的公车不见了。

  马小闹大吃一惊,这下可完蛋了,公车丢了自己可以补偿,可是,车上还有好多信件,如果这些信件丢失,人家说有价值连城的秘密文件,要我赔偿,我怎么办?就是把我卖了,我也赔偿不起啊。

  马小闹想到这里,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大来见状,不解地问道,你要干什么?耍赖?你得拿钱陪我去看病。

  马小闹哭丧着脸说,我的自行车不见了。

  什么时候?

  刚才听见你喊,你要死了,救命,我下去救你的时候。

  女人不高兴了,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这是什么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什么叫忙着去救我的命?

  吴大来低声问女人,你**的声音真的那么大吗?

  当时太投入,没有注意啊。

  下次一定要注意。

  我知道了。

  吴大来看着坐在地上,十分无助的马小闹,十分解气地说道,活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结果,这就是报应。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明白,还来管别人的事。????女人很紧张地蹲在吴大来身边,问道,老吴,你怎么样?你没有事吧?

  就是头疼。

  你慢慢站起来,走几步试一试。

  女人伸手扶着吴大来,还帮助他提一下裤子,把皮带给系好。

  马小闹也上前去扶吴大来,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误会了,我本来是要做好事,结果,事与愿违。对不起。

  你给我滚一边去。

  马小闹被推到一边,不敢动弹,他心里还是很害怕,有些诚惶诚恐地说道,我送你去县医院,检查一下吧。

  马小闹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又继续试探着说,要不,就打120过来?

  女人说,给120打电话,就怕别人都知道了。

  吴大来掏出手机,什么话也没有说。

  马小闹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稍微放松一下,看来,吴村长没有大问题,至少没有生命危险。如果他不死,我就不会被判死刑,充其量叫过失伤人,而不是过失杀人。

  女人问吴大来,你给谁打电话?

  报警。给警察打电话。有人要害我。

  女人把吴大来拉到一边,低声说,你先别打这个电话。你听我说几句话。

  你说。

  警察来了,如果问你为什么被打,你怎么说,这个毛头小伙子看着傻乎乎的,一定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那样,大伙儿就都知道了。

  你说怎么办?不能便宜这个臭小子。

  我看,息事宁人,先去县医院检查脑袋,如果没有事,就算了。

  好吧,听你的。

  马小闹还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不动。

  吴大来说,臭小子,便宜你了,我不报警,你背我去公路,我们找车去县医院检查。

  好的。

  马小闹答应一声,就走过来要背吴大来,吴大来个头很大,比马小闹高很多,马小闹几次试举,不,几次试背,都没有背起来,他不是不想背,他真的背不起来。

  女人说,别难为他了,我们两个扶着你去公路。

  好吧,只是脑袋疼得紧。

  是啊,血都出来了,我给你擦擦。你这个傻小子,你的胳膊上怎么也有血?

  刚才被高粱叶子划的。

  三个人亦步亦趋,很艰难地来公路上,要截车去县医院检查。

  马小闹来到公路刚才自己抽烟的地方,忽然,他发现自己的公车不见了。

  马小闹大吃一惊,这下可完蛋了,公车丢了自己可以补偿,可是,车上还有好多信件,如果这些信件丢失,人家说有价值连城的秘密文件,要我赔偿,我怎么办?就是把我卖了,我也赔偿不起啊。

  马小闹想到这里,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大来见状,不解地问道,你要干什么?耍赖?你得拿钱陪我去看病。

  马小闹哭丧着脸说,我的自行车不见了。

  什么时候?

  刚才听见你喊,你要死了,救命,我下去救你的时候。

  女人不高兴了,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这是什么话?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什么叫忙着去救我的命?

  吴大来低声问女人,你**的声音真的那么大吗?

  当时太投入,没有注意啊。

  下次一定要注意。

  我知道了。

  吴大来看着坐在地上,十分无助的马小闹,十分解气地说道,活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就是你多管闲事的结果,这就是报应。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明白,还来管别人的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