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5章 没事也是事

潘乃飞2017-4-25 14:14:38Ctrl+D 收藏本站

  在县医院ct检查吴大来的大脑袋,没有问题,简单的包扎之后,三个人回到美人沟村部。

  女人先走了,吴大来在村部休息,马小闹还不敢走。

  吴大来告诉马小闹,这事,谁也不许说,有人问我脑袋的事,就说是工伤,检查工作的时候,被掉下来的山石砸中的。这次,我不刁难你,我虽然没有事,但是,你有事,这事就是你的事。

  马小闹有些莫名其妙,听不明白他说的是啥意思,以为吴大来在说绕口令。

  可是,自己的车子丢了,车上还有好多邮件,全丢了。怎么办?

  吴村长说,我才不管你那些事,那是你弄丢的,你没有忠于职守,没有与阵地共存亡,你等着你们领导批评你吧,如果我是你的领导,我就开除你,撤职你。

  马小闹看见天要黑了。

  他要回家。

  吴大来说,今天的药费条子,给你,我今天不跟你要现钱,你也没有那么多,明天给我拿来。

  马小闹接过买药的发票,小心翼翼装在口袋里,唯唯诺诺离开吴大来。

  马小闹自己走在回家的公路上,如果有车,就拦截车,没有车,两三个小时也能够走到家。

  路上,马小闹心情很郁闷,没有心思看风景,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情?

  人家在偷情,我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太傻了。

  忽然想起来那个女人的白屁股和下面隐秘的地方,马小闹就激动起来,以前,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偷偷在隔壁看过女人蹲在厕所撒尿,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仔细过女人的那个地方。

  这次看个结结实实,进入眼睛里,拔不出来了。

  马小闹一边走,一边想,下面就有些不自然,不舒服。

  忽然,他转头看见一家院子里有一辆自行车,绿色的自行车,他怦然心动,这不是我的车吗?

  马小闹急急忙忙走过去,看见院子里真的有一辆自行车,也是绿色的,但是,不是自己的那辆车,自己的那车上面,有中国邮政的字样,这辆车没有字。

  马小闹站在门口正在发愣,一个女人出来,很热情地说,马小闹,你在干什么?有我的邮件吗?

  没有。

  马小闹认出这个人是军人家属叶凤芝。

  叶凤芝很年轻,估计不到三十岁,白白胖胖的,不像农村人,保养得也好,她从来不下地干农活,到播种和收获的季节,就雇人打理。

  叶凤芝走出来,关心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去?

  是的。

  你的车呢?

  丢了。

  你的车怎么会丢?

  不知道。

  在哪里丢的?

  马小闹就撒谎说,我在路边,在盘山道那里内急,把自行车放在道边儿,上厕所,从高粱地回来,自行车就不见了。我正在找车。

  你看我家这个车是不是你的?

  不是。

  里面的邮件是不是也丢了?

  是的,我害怕挨处分,都不敢回家了。

  叶凤芝十分惋惜地说道,真是啥坏人都有,人家车上有明显的标记,你偷出去也没有办法使用,还有,万一那里有我爱人给我的邮件和邮来的东西,丢了怎么办?

  马小闹说,我只好回去查底子,谁的东西丢了,值钱的我赔偿。

  情义无价,有些东西,怕是你赔不起啊。

  马小闹说,我很害怕,我害怕领导知道这件事会开除我。

  叶凤芝说,你也不要太紧张,有人敢偷你的自行车,他也不敢拿出来,那些邮件,别人要也没有用,除非是扣留下值钱的东西。

  马小闹恍然大悟,说,真的有你的一个包裹。

  什么包裹?

  好像有饭盒那么大。

  叶凤芝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我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这个东西呢,无论如何,那个东西不能丢!

  马小闹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紧张起来,双腿一软,坐在地上,眼冒金星,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从早晨上班出来,忙忙活活到现在下午四点,滴水未进,午饭都没有吃,真是太累了。????在县医院ct检查吴大来的大脑袋,没有问题,简单的包扎之后,三个人回到美人沟村部。

  女人先走了,吴大来在村部休息,马小闹还不敢走。

  吴大来告诉马小闹,这事,谁也不许说,有人问我脑袋的事,就说是工伤,检查工作的时候,被掉下来的山石砸中的。这次,我不刁难你,我虽然没有事,但是,你有事,这事就是你的事。

  马小闹有些莫名其妙,听不明白他说的是啥意思,以为吴大来在说绕口令。

  可是,自己的车子丢了,车上还有好多邮件,全丢了。怎么办?

  吴村长说,我才不管你那些事,那是你弄丢的,你没有忠于职守,没有与阵地共存亡,你等着你们领导批评你吧,如果我是你的领导,我就开除你,撤职你。

  马小闹看见天要黑了。

  他要回家。

  吴大来说,今天的药费条子,给你,我今天不跟你要现钱,你也没有那么多,明天给我拿来。

  马小闹接过买药的发票,小心翼翼装在口袋里,唯唯诺诺离开吴大来。

  马小闹自己走在回家的公路上,如果有车,就拦截车,没有车,两三个小时也能够走到家。

  路上,马小闹心情很郁闷,没有心思看风景,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情?

  人家在偷情,我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太傻了。

  忽然想起来那个女人的白屁股和下面隐秘的地方,马小闹就激动起来,以前,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偷偷在隔壁看过女人蹲在厕所撒尿,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仔细过女人的那个地方。

  这次看个结结实实,进入眼睛里,拔不出来了。

  马小闹一边走,一边想,下面就有些不自然,不舒服。

  忽然,他转头看见一家院子里有一辆自行车,绿色的自行车,他怦然心动,这不是我的车吗?

  马小闹急急忙忙走过去,看见院子里真的有一辆自行车,也是绿色的,但是,不是自己的那辆车,自己的那车上面,有中国邮政的字样,这辆车没有字。

  马小闹站在门口正在发愣,一个女人出来,很热情地说,马小闹,你在干什么?有我的邮件吗?

  没有。

  马小闹认出这个人是军人家属叶凤芝。

  叶凤芝很年轻,估计不到三十岁,白白胖胖的,不像农村人,保养得也好,她从来不下地干农活,到播种和收获的季节,就雇人打理。

  叶凤芝走出来,关心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去?

  是的。

  你的车呢?

  丢了。

  你的车怎么会丢?

  不知道。

  在哪里丢的?

  马小闹就撒谎说,我在路边,在盘山道那里内急,把自行车放在道边儿,上厕所,从高粱地回来,自行车就不见了。我正在找车。

  你看我家这个车是不是你的?

  不是。

  里面的邮件是不是也丢了?

  是的,我害怕挨处分,都不敢回家了。

  叶凤芝十分惋惜地说道,真是啥坏人都有,人家车上有明显的标记,你偷出去也没有办法使用,还有,万一那里有我爱人给我的邮件和邮来的东西,丢了怎么办?

  马小闹说,我只好回去查底子,谁的东西丢了,值钱的我赔偿。

  情义无价,有些东西,怕是你赔不起啊。

  马小闹说,我很害怕,我害怕领导知道这件事会开除我。

  叶凤芝说,你也不要太紧张,有人敢偷你的自行车,他也不敢拿出来,那些邮件,别人要也没有用,除非是扣留下值钱的东西。

  马小闹恍然大悟,说,真的有你的一个包裹。

  什么包裹?

  好像有饭盒那么大。

  叶凤芝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我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这个东西呢,无论如何,那个东西不能丢!

  马小闹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紧张起来,双腿一软,坐在地上,眼冒金星,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从早晨上班出来,忙忙活活到现在下午四点,滴水未进,午饭都没有吃,真是太累了。????在县医院ct检查吴大来的大脑袋,没有问题,简单的包扎之后,三个人回到美人沟村部。

  女人先走了,吴大来在村部休息,马小闹还不敢走。

  吴大来告诉马小闹,这事,谁也不许说,有人问我脑袋的事,就说是工伤,检查工作的时候,被掉下来的山石砸中的。这次,我不刁难你,我虽然没有事,但是,你有事,这事就是你的事。

  马小闹有些莫名其妙,听不明白他说的是啥意思,以为吴大来在说绕口令。

  可是,自己的车子丢了,车上还有好多邮件,全丢了。怎么办?

  吴村长说,我才不管你那些事,那是你弄丢的,你没有忠于职守,没有与阵地共存亡,你等着你们领导批评你吧,如果我是你的领导,我就开除你,撤职你。

  马小闹看见天要黑了。

  他要回家。

  吴大来说,今天的药费条子,给你,我今天不跟你要现钱,你也没有那么多,明天给我拿来。

  马小闹接过买药的发票,小心翼翼装在口袋里,唯唯诺诺离开吴大来。

  马小闹自己走在回家的公路上,如果有车,就拦截车,没有车,两三个小时也能够走到家。

  路上,马小闹心情很郁闷,没有心思看风景,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情?

  人家在偷情,我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太傻了。

  忽然想起来那个女人的白屁股和下面隐秘的地方,马小闹就激动起来,以前,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偷偷在隔壁看过女人蹲在厕所撒尿,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仔细过女人的那个地方。

  这次看个结结实实,进入眼睛里,拔不出来了。

  马小闹一边走,一边想,下面就有些不自然,不舒服。

  忽然,他转头看见一家院子里有一辆自行车,绿色的自行车,他怦然心动,这不是我的车吗?

  马小闹急急忙忙走过去,看见院子里真的有一辆自行车,也是绿色的,但是,不是自己的那辆车,自己的那车上面,有中国邮政的字样,这辆车没有字。

  马小闹站在门口正在发愣,一个女人出来,很热情地说,马小闹,你在干什么?有我的邮件吗?

  没有。

  马小闹认出这个人是军人家属叶凤芝。

  叶凤芝很年轻,估计不到三十岁,白白胖胖的,不像农村人,保养得也好,她从来不下地干农活,到播种和收获的季节,就雇人打理。

  叶凤芝走出来,关心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去?

  是的。

  你的车呢?

  丢了。

  你的车怎么会丢?

  不知道。

  在哪里丢的?

  马小闹就撒谎说,我在路边,在盘山道那里内急,把自行车放在道边儿,上厕所,从高粱地回来,自行车就不见了。我正在找车。

  你看我家这个车是不是你的?

  不是。

  里面的邮件是不是也丢了?

  是的,我害怕挨处分,都不敢回家了。

  叶凤芝十分惋惜地说道,真是啥坏人都有,人家车上有明显的标记,你偷出去也没有办法使用,还有,万一那里有我爱人给我的邮件和邮来的东西,丢了怎么办?

  马小闹说,我只好回去查底子,谁的东西丢了,值钱的我赔偿。

  情义无价,有些东西,怕是你赔不起啊。

  马小闹说,我很害怕,我害怕领导知道这件事会开除我。

  叶凤芝说,你也不要太紧张,有人敢偷你的自行车,他也不敢拿出来,那些邮件,别人要也没有用,除非是扣留下值钱的东西。

  马小闹恍然大悟,说,真的有你的一个包裹。

  什么包裹?

  好像有饭盒那么大。

  叶凤芝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我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这个东西呢,无论如何,那个东西不能丢!

  马小闹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紧张起来,双腿一软,坐在地上,眼冒金星,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从早晨上班出来,忙忙活活到现在下午四点,滴水未进,午饭都没有吃,真是太累了。????在县医院ct检查吴大来的大脑袋,没有问题,简单的包扎之后,三个人回到美人沟村部。

  女人先走了,吴大来在村部休息,马小闹还不敢走。

  吴大来告诉马小闹,这事,谁也不许说,有人问我脑袋的事,就说是工伤,检查工作的时候,被掉下来的山石砸中的。这次,我不刁难你,我虽然没有事,但是,你有事,这事就是你的事。

  马小闹有些莫名其妙,听不明白他说的是啥意思,以为吴大来在说绕口令。

  可是,自己的车子丢了,车上还有好多邮件,全丢了。怎么办?

  吴村长说,我才不管你那些事,那是你弄丢的,你没有忠于职守,没有与阵地共存亡,你等着你们领导批评你吧,如果我是你的领导,我就开除你,撤职你。

  马小闹看见天要黑了。

  他要回家。

  吴大来说,今天的药费条子,给你,我今天不跟你要现钱,你也没有那么多,明天给我拿来。

  马小闹接过买药的发票,小心翼翼装在口袋里,唯唯诺诺离开吴大来。

  马小闹自己走在回家的公路上,如果有车,就拦截车,没有车,两三个小时也能够走到家。

  路上,马小闹心情很郁闷,没有心思看风景,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过。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倒霉事情?

  人家在偷情,我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太傻了。

  忽然想起来那个女人的白屁股和下面隐秘的地方,马小闹就激动起来,以前,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偷偷在隔壁看过女人蹲在厕所撒尿,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仔细过女人的那个地方。

  这次看个结结实实,进入眼睛里,拔不出来了。

  马小闹一边走,一边想,下面就有些不自然,不舒服。

  忽然,他转头看见一家院子里有一辆自行车,绿色的自行车,他怦然心动,这不是我的车吗?

  马小闹急急忙忙走过去,看见院子里真的有一辆自行车,也是绿色的,但是,不是自己的那辆车,自己的那车上面,有中国邮政的字样,这辆车没有字。

  马小闹站在门口正在发愣,一个女人出来,很热情地说,马小闹,你在干什么?有我的邮件吗?

  没有。

  马小闹认出这个人是军人家属叶凤芝。

  叶凤芝很年轻,估计不到三十岁,白白胖胖的,不像农村人,保养得也好,她从来不下地干农活,到播种和收获的季节,就雇人打理。

  叶凤芝走出来,关心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去?

  是的。

  你的车呢?

  丢了。

  你的车怎么会丢?

  不知道。

  在哪里丢的?

  马小闹就撒谎说,我在路边,在盘山道那里内急,把自行车放在道边儿,上厕所,从高粱地回来,自行车就不见了。我正在找车。

  你看我家这个车是不是你的?

  不是。

  里面的邮件是不是也丢了?

  是的,我害怕挨处分,都不敢回家了。

  叶凤芝十分惋惜地说道,真是啥坏人都有,人家车上有明显的标记,你偷出去也没有办法使用,还有,万一那里有我爱人给我的邮件和邮来的东西,丢了怎么办?

  马小闹说,我只好回去查底子,谁的东西丢了,值钱的我赔偿。

  情义无价,有些东西,怕是你赔不起啊。

  马小闹说,我很害怕,我害怕领导知道这件事会开除我。

  叶凤芝说,你也不要太紧张,有人敢偷你的自行车,他也不敢拿出来,那些邮件,别人要也没有用,除非是扣留下值钱的东西。

  马小闹恍然大悟,说,真的有你的一个包裹。

  什么包裹?

  好像有饭盒那么大。

  叶凤芝大叫一声,我的妈呀,我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这个东西呢,无论如何,那个东西不能丢!

  马小闹听她这么一说,顿时紧张起来,双腿一软,坐在地上,眼冒金星,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从早晨上班出来,忙忙活活到现在下午四点,滴水未进,午饭都没有吃,真是太累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