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6章 好白的女人身

潘乃飞2017-4-25 14:15:13Ctrl+D 收藏本站

  马小闹看见叶凤芝走过来,她问道,你怎么了?

  马小闹说,压力山大,我太累了,太紧张了。

  不就是一辆自行车吗?不至于吧?来,你起来,去姐姐屋里休息一会儿。

  我起不来了。

  马小闹看出叶凤芝毫无恶意,就跟猫狗一样,看到可靠的主人,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迷迷糊糊中,马小闹感觉叶凤芝把自己抱起来,后来,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小闹才苏醒过来,看见叶凤芝正坐在自己身边,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着自己,十分柔情地说道,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们家。

  是吗?

  刚才,我喂你一杯水,你还需要喝水吗?

  不,我得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

  晚上十点。

  这么晚了?我得回家,要不,我父母会惦念我的。

  这么晚了,外面已经没有车,你怎么回去?

  你们家不是有自行车吗?把车借给我,我骑一个小时,就差不多能到。

  黑灯瞎火的,你身体这么虚?我不放心,道上万一遇到意外,我有责任,你不能回去了,明天,亮天再走吧。

  马小闹坐起来,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看外面,黑黝黝一片,不远处庄稼地里传来沙沙的响声,这是风声,也是夜声,农村的夜晚有声音。

  叶凤芝说,如果你害怕你父母惦记,你就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不回去了,别如实说你今天遇到的事,你就说在同学家住了,不回去了。

  谢谢大姐。

  马小闹就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妈妈问他,你没有事吧?

  没事,你们睡吧,我不回去了。

  你真让我惦记,你该找个女人管着你了。

  马小闹放下电话,对叶凤芝说,大姐,你对我真好,你说,人为什么要分三六九等呢?

  **说过,除了沙漠,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是啊,真是那么回事。

  此时,叶凤芝距离马小闹很近,因为是在家里,夏天闷热,又是夜间,叶凤芝上衣穿得很少,只有一个跨栏背心。农村女人很少戴乳罩,闷热的,本来**就大,也不需要像城里人一样用钢丝在里面支撑,干活也不方便。

  马小闹就忍不住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白白嫩嫩,鼓鼓凸凸,里面的一对大白兔呼之欲出,距离这么近,几乎伸手,不用伸手,伸嘴就能吃到她的**。

  马小闹忍不住吞咽一下唾沫,不敢继续看下去,转过头,看着窗户外面,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理智没有战胜情感,还是转过头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

  叶凤芝似乎有些察觉,说,我已经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先吃些东西,你累了,然后就去睡吧,那个西屋,我给你收拾干净了,你去那里睡吧,明天,我也帮助你找自行车。

  马小闹坐起来,叶凤芝很麻利地把炕桌放上,端上来热乎乎的饭菜。

  叶凤芝说,在锅里给你一直热着,你多吃些,然后,什么都不想,睡觉。

  马小闹饱餐一顿,说是真好吃,吃饱后,他要帮助叶凤芝收拾碗筷,叶凤芝不用,他就自己来到西屋,躺在炕上,刚才睡一大觉,此时体力基本已经恢复,吃得也饱,竟然睡不着了。

  他熄灯躺在炕上。想着明天从哪里入手,能够找到自行车和邮件。

  忽然,他听到外面,也就是东屋,有哗哗的水声,起初,他以为跑水了,急忙起来要去看看,可是自己冷静下来,那里怎么会跑水?是不是人家叶凤芝在洗澡?千万不要再冒失,干傻事了。

  可是,水声不断,马小闹心里好奇,就悄悄把门打开,想看看叶凤芝到底在干什么。

  他蹑手蹑脚来到东屋门口,门没有插,开着一道儿缝儿,好像是风吹开的,里面已经熄灯,可是,外面明晃晃的月亮,因为天热,窗户开着,把屋子里照的如同白昼,就跟点灯差不多。

  叶凤芝一个人坐在一个大洗衣盆里,正在慢条斯理地往身上撩水,马小闹一惊,这个女人好白啊。起初,叶凤芝在背对着自己,后来,转个角度,面对着自己,她开始有条不紊地洗胸部,那对大白兔就不老实了,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好有诱惑力啊。

  叶凤芝一丝不挂,正面对着马小闹,那个隐秘之处毫无遮挡,茅草丛生,使马小闹看得心惊肉跳,再也把持不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马小闹看见叶凤芝走过来,她问道,你怎么了?

  马小闹说,压力山大,我太累了,太紧张了。

  不就是一辆自行车吗?不至于吧?来,你起来,去姐姐屋里休息一会儿。

  我起不来了。

  马小闹看出叶凤芝毫无恶意,就跟猫狗一样,看到可靠的主人,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迷迷糊糊中,马小闹感觉叶凤芝把自己抱起来,后来,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小闹才苏醒过来,看见叶凤芝正坐在自己身边,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着自己,十分柔情地说道,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们家。

  是吗?

  刚才,我喂你一杯水,你还需要喝水吗?

  不,我得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

  晚上十点。

  这么晚了?我得回家,要不,我父母会惦念我的。

  这么晚了,外面已经没有车,你怎么回去?

  你们家不是有自行车吗?把车借给我,我骑一个小时,就差不多能到。

  黑灯瞎火的,你身体这么虚?我不放心,道上万一遇到意外,我有责任,你不能回去了,明天,亮天再走吧。

  马小闹坐起来,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看外面,黑黝黝一片,不远处庄稼地里传来沙沙的响声,这是风声,也是夜声,农村的夜晚有声音。

  叶凤芝说,如果你害怕你父母惦记,你就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不回去了,别如实说你今天遇到的事,你就说在同学家住了,不回去了。

  谢谢大姐。

  马小闹就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妈妈问他,你没有事吧?

  没事,你们睡吧,我不回去了。

  你真让我惦记,你该找个女人管着你了。

  马小闹放下电话,对叶凤芝说,大姐,你对我真好,你说,人为什么要分三六九等呢?

  **说过,除了沙漠,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是啊,真是那么回事。

  此时,叶凤芝距离马小闹很近,因为是在家里,夏天闷热,又是夜间,叶凤芝上衣穿得很少,只有一个跨栏背心。农村女人很少戴乳罩,闷热的,本来**就大,也不需要像城里人一样用钢丝在里面支撑,干活也不方便。

  马小闹就忍不住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白白嫩嫩,鼓鼓凸凸,里面的一对大白兔呼之欲出,距离这么近,几乎伸手,不用伸手,伸嘴就能吃到她的**。

  马小闹忍不住吞咽一下唾沫,不敢继续看下去,转过头,看着窗户外面,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理智没有战胜情感,还是转过头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

  叶凤芝似乎有些察觉,说,我已经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先吃些东西,你累了,然后就去睡吧,那个西屋,我给你收拾干净了,你去那里睡吧,明天,我也帮助你找自行车。

  马小闹坐起来,叶凤芝很麻利地把炕桌放上,端上来热乎乎的饭菜。

  叶凤芝说,在锅里给你一直热着,你多吃些,然后,什么都不想,睡觉。

  马小闹饱餐一顿,说是真好吃,吃饱后,他要帮助叶凤芝收拾碗筷,叶凤芝不用,他就自己来到西屋,躺在炕上,刚才睡一大觉,此时体力基本已经恢复,吃得也饱,竟然睡不着了。

  他熄灯躺在炕上。想着明天从哪里入手,能够找到自行车和邮件。

  忽然,他听到外面,也就是东屋,有哗哗的水声,起初,他以为跑水了,急忙起来要去看看,可是自己冷静下来,那里怎么会跑水?是不是人家叶凤芝在洗澡?千万不要再冒失,干傻事了。

  可是,水声不断,马小闹心里好奇,就悄悄把门打开,想看看叶凤芝到底在干什么。

  他蹑手蹑脚来到东屋门口,门没有插,开着一道儿缝儿,好像是风吹开的,里面已经熄灯,可是,外面明晃晃的月亮,因为天热,窗户开着,把屋子里照的如同白昼,就跟点灯差不多。

  叶凤芝一个人坐在一个大洗衣盆里,正在慢条斯理地往身上撩水,马小闹一惊,这个女人好白啊。起初,叶凤芝在背对着自己,后来,转个角度,面对着自己,她开始有条不紊地洗胸部,那对大白兔就不老实了,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好有诱惑力啊。

  叶凤芝一丝不挂,正面对着马小闹,那个隐秘之处毫无遮挡,茅草丛生,使马小闹看得心惊肉跳,再也把持不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马小闹看见叶凤芝走过来,她问道,你怎么了?

  马小闹说,压力山大,我太累了,太紧张了。

  不就是一辆自行车吗?不至于吧?来,你起来,去姐姐屋里休息一会儿。

  我起不来了。

  马小闹看出叶凤芝毫无恶意,就跟猫狗一样,看到可靠的主人,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迷迷糊糊中,马小闹感觉叶凤芝把自己抱起来,后来,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小闹才苏醒过来,看见叶凤芝正坐在自己身边,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着自己,十分柔情地说道,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们家。

  是吗?

  刚才,我喂你一杯水,你还需要喝水吗?

  不,我得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

  晚上十点。

  这么晚了?我得回家,要不,我父母会惦念我的。

  这么晚了,外面已经没有车,你怎么回去?

  你们家不是有自行车吗?把车借给我,我骑一个小时,就差不多能到。

  黑灯瞎火的,你身体这么虚?我不放心,道上万一遇到意外,我有责任,你不能回去了,明天,亮天再走吧。

  马小闹坐起来,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看外面,黑黝黝一片,不远处庄稼地里传来沙沙的响声,这是风声,也是夜声,农村的夜晚有声音。

  叶凤芝说,如果你害怕你父母惦记,你就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不回去了,别如实说你今天遇到的事,你就说在同学家住了,不回去了。

  谢谢大姐。

  马小闹就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妈妈问他,你没有事吧?

  没事,你们睡吧,我不回去了。

  你真让我惦记,你该找个女人管着你了。

  马小闹放下电话,对叶凤芝说,大姐,你对我真好,你说,人为什么要分三六九等呢?

  **说过,除了沙漠,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是啊,真是那么回事。

  此时,叶凤芝距离马小闹很近,因为是在家里,夏天闷热,又是夜间,叶凤芝上衣穿得很少,只有一个跨栏背心。农村女人很少戴乳罩,闷热的,本来**就大,也不需要像城里人一样用钢丝在里面支撑,干活也不方便。

  马小闹就忍不住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白白嫩嫩,鼓鼓凸凸,里面的一对大白兔呼之欲出,距离这么近,几乎伸手,不用伸手,伸嘴就能吃到她的**。

  马小闹忍不住吞咽一下唾沫,不敢继续看下去,转过头,看着窗户外面,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理智没有战胜情感,还是转过头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

  叶凤芝似乎有些察觉,说,我已经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先吃些东西,你累了,然后就去睡吧,那个西屋,我给你收拾干净了,你去那里睡吧,明天,我也帮助你找自行车。

  马小闹坐起来,叶凤芝很麻利地把炕桌放上,端上来热乎乎的饭菜。

  叶凤芝说,在锅里给你一直热着,你多吃些,然后,什么都不想,睡觉。

  马小闹饱餐一顿,说是真好吃,吃饱后,他要帮助叶凤芝收拾碗筷,叶凤芝不用,他就自己来到西屋,躺在炕上,刚才睡一大觉,此时体力基本已经恢复,吃得也饱,竟然睡不着了。

  他熄灯躺在炕上。想着明天从哪里入手,能够找到自行车和邮件。

  忽然,他听到外面,也就是东屋,有哗哗的水声,起初,他以为跑水了,急忙起来要去看看,可是自己冷静下来,那里怎么会跑水?是不是人家叶凤芝在洗澡?千万不要再冒失,干傻事了。

  可是,水声不断,马小闹心里好奇,就悄悄把门打开,想看看叶凤芝到底在干什么。

  他蹑手蹑脚来到东屋门口,门没有插,开着一道儿缝儿,好像是风吹开的,里面已经熄灯,可是,外面明晃晃的月亮,因为天热,窗户开着,把屋子里照的如同白昼,就跟点灯差不多。

  叶凤芝一个人坐在一个大洗衣盆里,正在慢条斯理地往身上撩水,马小闹一惊,这个女人好白啊。起初,叶凤芝在背对着自己,后来,转个角度,面对着自己,她开始有条不紊地洗胸部,那对大白兔就不老实了,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好有诱惑力啊。

  叶凤芝一丝不挂,正面对着马小闹,那个隐秘之处毫无遮挡,茅草丛生,使马小闹看得心惊肉跳,再也把持不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马小闹看见叶凤芝走过来,她问道,你怎么了?

  马小闹说,压力山大,我太累了,太紧张了。

  不就是一辆自行车吗?不至于吧?来,你起来,去姐姐屋里休息一会儿。

  我起不来了。

  马小闹看出叶凤芝毫无恶意,就跟猫狗一样,看到可靠的主人,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迷迷糊糊中,马小闹感觉叶凤芝把自己抱起来,后来,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小闹才苏醒过来,看见叶凤芝正坐在自己身边,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着自己,十分柔情地说道,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们家。

  是吗?

  刚才,我喂你一杯水,你还需要喝水吗?

  不,我得起来,这是什么时候了?

  晚上十点。

  这么晚了?我得回家,要不,我父母会惦念我的。

  这么晚了,外面已经没有车,你怎么回去?

  你们家不是有自行车吗?把车借给我,我骑一个小时,就差不多能到。

  黑灯瞎火的,你身体这么虚?我不放心,道上万一遇到意外,我有责任,你不能回去了,明天,亮天再走吧。

  马小闹坐起来,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看外面,黑黝黝一片,不远处庄稼地里传来沙沙的响声,这是风声,也是夜声,农村的夜晚有声音。

  叶凤芝说,如果你害怕你父母惦记,你就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不回去了,别如实说你今天遇到的事,你就说在同学家住了,不回去了。

  谢谢大姐。

  马小闹就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妈妈问他,你没有事吧?

  没事,你们睡吧,我不回去了。

  你真让我惦记,你该找个女人管着你了。

  马小闹放下电话,对叶凤芝说,大姐,你对我真好,你说,人为什么要分三六九等呢?

  **说过,除了沙漠,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

  是啊,真是那么回事。

  此时,叶凤芝距离马小闹很近,因为是在家里,夏天闷热,又是夜间,叶凤芝上衣穿得很少,只有一个跨栏背心。农村女人很少戴乳罩,闷热的,本来**就大,也不需要像城里人一样用钢丝在里面支撑,干活也不方便。

  马小闹就忍不住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白白嫩嫩,鼓鼓凸凸,里面的一对大白兔呼之欲出,距离这么近,几乎伸手,不用伸手,伸嘴就能吃到她的**。

  马小闹忍不住吞咽一下唾沫,不敢继续看下去,转过头,看着窗户外面,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理智没有战胜情感,还是转过头看一眼叶凤芝的胸部。

  叶凤芝似乎有些察觉,说,我已经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先吃些东西,你累了,然后就去睡吧,那个西屋,我给你收拾干净了,你去那里睡吧,明天,我也帮助你找自行车。

  马小闹坐起来,叶凤芝很麻利地把炕桌放上,端上来热乎乎的饭菜。

  叶凤芝说,在锅里给你一直热着,你多吃些,然后,什么都不想,睡觉。

  马小闹饱餐一顿,说是真好吃,吃饱后,他要帮助叶凤芝收拾碗筷,叶凤芝不用,他就自己来到西屋,躺在炕上,刚才睡一大觉,此时体力基本已经恢复,吃得也饱,竟然睡不着了。

  他熄灯躺在炕上。想着明天从哪里入手,能够找到自行车和邮件。

  忽然,他听到外面,也就是东屋,有哗哗的水声,起初,他以为跑水了,急忙起来要去看看,可是自己冷静下来,那里怎么会跑水?是不是人家叶凤芝在洗澡?千万不要再冒失,干傻事了。

  可是,水声不断,马小闹心里好奇,就悄悄把门打开,想看看叶凤芝到底在干什么。

  他蹑手蹑脚来到东屋门口,门没有插,开着一道儿缝儿,好像是风吹开的,里面已经熄灯,可是,外面明晃晃的月亮,因为天热,窗户开着,把屋子里照的如同白昼,就跟点灯差不多。

  叶凤芝一个人坐在一个大洗衣盆里,正在慢条斯理地往身上撩水,马小闹一惊,这个女人好白啊。起初,叶凤芝在背对着自己,后来,转个角度,面对着自己,她开始有条不紊地洗胸部,那对大白兔就不老实了,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好有诱惑力啊。

  叶凤芝一丝不挂,正面对着马小闹,那个隐秘之处毫无遮挡,茅草丛生,使马小闹看得心惊肉跳,再也把持不住,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