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8章 初尝禁果一

潘乃飞2017-4-25 14:16:43Ctrl+D 收藏本站

  月光下,叶凤芝款款深情,宛若仙人下凡。

  马小闹看得呆了。

  马小闹以为自己在做梦,努力眨几下眼睛,看着一丝不挂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凤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起来吧。

  叶凤芝伸手握住马小闹的手,马小闹浑身跟触电一样颤抖一下。

  我的妈呀,这是在握我的手吗?我的浑身怎么立即亢奋起来,好像被触电之后再充电?

  马小闹身不由己,慢慢站起来,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出来撒尿,我就,我……

  叶凤芝笑道,你不要害羞,姐姐丝毫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不要紧张,你过来,你跟姐姐说说话。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菩萨一样的甜蜜微笑,忍不住看一眼她胸前的双峰,还是没有看够,再次看第二眼她洁白胸部的双峰,吞咽一口涂抹。

  叶凤芝拉着马小闹,进入自己的房间,回身关上门。

  马小闹的手被叶凤芝柔若无骨的手拉住,心里就七上八下,心猿意马,不知道叶凤芝要干什么。

  马小闹试探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耍流氓。

  谁说你耍流氓了?来你坐下,坐在炕上。

  马小闹跟犯错误的孩子一样,坐在炕上,老老实实,不敢动手动脚。

  叶凤芝挑逗着问道,你看我那么长时间,都看到什么了?

  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对吧,你是不是看到姐姐的全部?其实,你不要紧张,姐姐不怕看,你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马小闹辩解说,我不是耍流氓,我是一个好人,我对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够打你的主意?

  你要打我的什么主意?

  你真好看,你真漂亮。

  叶凤芝把马小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挑逗道,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好柔软。

  你以前没有摸过女人的这个地方?

  没有。

  你还是处男啊?

  是的。

  真是不多见了,这么大的小伙子,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你愿意摸,你就随便摸吧。

  我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

  马小闹还是很单纯,说,你帮助我,给我吃饭,还留我在你们家住,你是好人,我也要当好人,不当坏人。

  姐姐需要你抚摸,你抚摸我就是一个好人,不抚摸我就是不帮助姐姐解渴了。

  你渴吗?我给你倒水。

  我这种渴,不是那种渴。

  马小闹很天真地问道,那是什么渴?

  性饥渴。

  马小闹诧异地看着叶凤芝,手里还在抚摸这对大馒头,下面就忍不住抬头、直立。

  叶凤芝看到他这个样子,笑道,你的下面怎么了?是不是已经着急要出来?

  马小闹很害羞地说,我不能让他出来,很难看,不能那么没有出息。

  叶凤芝娇嗔道,这个时候,不出来才是没有出息呢,不是男子汉的所作所为,大丈夫应该大刀阔斧,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叶凤芝说着,就开始在裤子外面抚摸马小闹的下面,眼睛紧紧盯着那个地方,显得急不可耐,恨不得立即把那个东西掏出来……????月光下,叶凤芝款款深情,宛若仙人下凡。

  马小闹看得呆了。

  马小闹以为自己在做梦,努力眨几下眼睛,看着一丝不挂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凤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起来吧。

  叶凤芝伸手握住马小闹的手,马小闹浑身跟触电一样颤抖一下。

  我的妈呀,这是在握我的手吗?我的浑身怎么立即亢奋起来,好像被触电之后再充电?

  马小闹身不由己,慢慢站起来,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出来撒尿,我就,我……

  叶凤芝笑道,你不要害羞,姐姐丝毫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不要紧张,你过来,你跟姐姐说说话。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菩萨一样的甜蜜微笑,忍不住看一眼她胸前的双峰,还是没有看够,再次看第二眼她洁白胸部的双峰,吞咽一口涂抹。

  叶凤芝拉着马小闹,进入自己的房间,回身关上门。

  马小闹的手被叶凤芝柔若无骨的手拉住,心里就七上八下,心猿意马,不知道叶凤芝要干什么。

  马小闹试探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耍流氓。

  谁说你耍流氓了?来你坐下,坐在炕上。

  马小闹跟犯错误的孩子一样,坐在炕上,老老实实,不敢动手动脚。

  叶凤芝挑逗着问道,你看我那么长时间,都看到什么了?

  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对吧,你是不是看到姐姐的全部?其实,你不要紧张,姐姐不怕看,你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马小闹辩解说,我不是耍流氓,我是一个好人,我对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够打你的主意?

  你要打我的什么主意?

  你真好看,你真漂亮。

  叶凤芝把马小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挑逗道,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好柔软。

  你以前没有摸过女人的这个地方?

  没有。

  你还是处男啊?

  是的。

  真是不多见了,这么大的小伙子,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你愿意摸,你就随便摸吧。

  我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

  马小闹还是很单纯,说,你帮助我,给我吃饭,还留我在你们家住,你是好人,我也要当好人,不当坏人。

  姐姐需要你抚摸,你抚摸我就是一个好人,不抚摸我就是不帮助姐姐解渴了。

  你渴吗?我给你倒水。

  我这种渴,不是那种渴。

  马小闹很天真地问道,那是什么渴?

  性饥渴。

  马小闹诧异地看着叶凤芝,手里还在抚摸这对大馒头,下面就忍不住抬头、直立。

  叶凤芝看到他这个样子,笑道,你的下面怎么了?是不是已经着急要出来?

  马小闹很害羞地说,我不能让他出来,很难看,不能那么没有出息。

  叶凤芝娇嗔道,这个时候,不出来才是没有出息呢,不是男子汉的所作所为,大丈夫应该大刀阔斧,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叶凤芝说着,就开始在裤子外面抚摸马小闹的下面,眼睛紧紧盯着那个地方,显得急不可耐,恨不得立即把那个东西掏出来……????月光下,叶凤芝款款深情,宛若仙人下凡。

  马小闹看得呆了。

  马小闹以为自己在做梦,努力眨几下眼睛,看着一丝不挂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凤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起来吧。

  叶凤芝伸手握住马小闹的手,马小闹浑身跟触电一样颤抖一下。

  我的妈呀,这是在握我的手吗?我的浑身怎么立即亢奋起来,好像被触电之后再充电?

  马小闹身不由己,慢慢站起来,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出来撒尿,我就,我……

  叶凤芝笑道,你不要害羞,姐姐丝毫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不要紧张,你过来,你跟姐姐说说话。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菩萨一样的甜蜜微笑,忍不住看一眼她胸前的双峰,还是没有看够,再次看第二眼她洁白胸部的双峰,吞咽一口涂抹。

  叶凤芝拉着马小闹,进入自己的房间,回身关上门。

  马小闹的手被叶凤芝柔若无骨的手拉住,心里就七上八下,心猿意马,不知道叶凤芝要干什么。

  马小闹试探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耍流氓。

  谁说你耍流氓了?来你坐下,坐在炕上。

  马小闹跟犯错误的孩子一样,坐在炕上,老老实实,不敢动手动脚。

  叶凤芝挑逗着问道,你看我那么长时间,都看到什么了?

  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对吧,你是不是看到姐姐的全部?其实,你不要紧张,姐姐不怕看,你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马小闹辩解说,我不是耍流氓,我是一个好人,我对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够打你的主意?

  你要打我的什么主意?

  你真好看,你真漂亮。

  叶凤芝把马小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挑逗道,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好柔软。

  你以前没有摸过女人的这个地方?

  没有。

  你还是处男啊?

  是的。

  真是不多见了,这么大的小伙子,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你愿意摸,你就随便摸吧。

  我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

  马小闹还是很单纯,说,你帮助我,给我吃饭,还留我在你们家住,你是好人,我也要当好人,不当坏人。

  姐姐需要你抚摸,你抚摸我就是一个好人,不抚摸我就是不帮助姐姐解渴了。

  你渴吗?我给你倒水。

  我这种渴,不是那种渴。

  马小闹很天真地问道,那是什么渴?

  性饥渴。

  马小闹诧异地看着叶凤芝,手里还在抚摸这对大馒头,下面就忍不住抬头、直立。

  叶凤芝看到他这个样子,笑道,你的下面怎么了?是不是已经着急要出来?

  马小闹很害羞地说,我不能让他出来,很难看,不能那么没有出息。

  叶凤芝娇嗔道,这个时候,不出来才是没有出息呢,不是男子汉的所作所为,大丈夫应该大刀阔斧,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叶凤芝说着,就开始在裤子外面抚摸马小闹的下面,眼睛紧紧盯着那个地方,显得急不可耐,恨不得立即把那个东西掏出来……????月光下,叶凤芝款款深情,宛若仙人下凡。

  马小闹看得呆了。

  马小闹以为自己在做梦,努力眨几下眼睛,看着一丝不挂站在自己面前的叶凤芝,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起来吧。

  叶凤芝伸手握住马小闹的手,马小闹浑身跟触电一样颤抖一下。

  我的妈呀,这是在握我的手吗?我的浑身怎么立即亢奋起来,好像被触电之后再充电?

  马小闹身不由己,慢慢站起来,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出来撒尿,我就,我……

  叶凤芝笑道,你不要害羞,姐姐丝毫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不要紧张,你过来,你跟姐姐说说话。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菩萨一样的甜蜜微笑,忍不住看一眼她胸前的双峰,还是没有看够,再次看第二眼她洁白胸部的双峰,吞咽一口涂抹。

  叶凤芝拉着马小闹,进入自己的房间,回身关上门。

  马小闹的手被叶凤芝柔若无骨的手拉住,心里就七上八下,心猿意马,不知道叶凤芝要干什么。

  马小闹试探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耍流氓。

  谁说你耍流氓了?来你坐下,坐在炕上。

  马小闹跟犯错误的孩子一样,坐在炕上,老老实实,不敢动手动脚。

  叶凤芝挑逗着问道,你看我那么长时间,都看到什么了?

  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对吧,你是不是看到姐姐的全部?其实,你不要紧张,姐姐不怕看,你想看哪里,就看哪里。

  马小闹辩解说,我不是耍流氓,我是一个好人,我对你没有别的意思,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够打你的主意?

  你要打我的什么主意?

  你真好看,你真漂亮。

  叶凤芝把马小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挑逗道,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好柔软。

  你以前没有摸过女人的这个地方?

  没有。

  你还是处男啊?

  是的。

  真是不多见了,这么大的小伙子,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你愿意摸,你就随便摸吧。

  我怕你生气。

  我不生气。

  马小闹还是很单纯,说,你帮助我,给我吃饭,还留我在你们家住,你是好人,我也要当好人,不当坏人。

  姐姐需要你抚摸,你抚摸我就是一个好人,不抚摸我就是不帮助姐姐解渴了。

  你渴吗?我给你倒水。

  我这种渴,不是那种渴。

  马小闹很天真地问道,那是什么渴?

  性饥渴。

  马小闹诧异地看着叶凤芝,手里还在抚摸这对大馒头,下面就忍不住抬头、直立。

  叶凤芝看到他这个样子,笑道,你的下面怎么了?是不是已经着急要出来?

  马小闹很害羞地说,我不能让他出来,很难看,不能那么没有出息。

  叶凤芝娇嗔道,这个时候,不出来才是没有出息呢,不是男子汉的所作所为,大丈夫应该大刀阔斧,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叶凤芝说着,就开始在裤子外面抚摸马小闹的下面,眼睛紧紧盯着那个地方,显得急不可耐,恨不得立即把那个东西掏出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