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9章 初尝禁果二

潘乃飞2017-4-25 14:17:18Ctrl+D 收藏本站

  马小闹也有些忍受不住,心里恨不得立即把撒尿的东西拿出来。可是,他还是不把裤子脱下来。

  她看到叶凤芝楚楚动人的样子,真是太美丽了,比那些电影明星耀眼。他忽然感到自己很龌龊。面对这样美丽的女人,怎么能够想脱裤子跟她睡觉?不能这样低级下流?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这么漂亮,我不能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这样傻呆呆的看和抚摸,没有实质性的动作,才是对不起我的盛情呢。

  马小闹忍不住双手在抚摸着她的身体,下面简直就是突然爆发,忍无可忍,一股无法控制的强大的力量在冲击他的心理防线。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伸手把马小闹抱住,跟他亲吻。

  好久,马小闹几乎要爆发了,忍无可忍,还得再忍。他还是警告自己,不能这么对待这个美人,不能爆发,如果爆发,也要自己悄悄找个墙根,或者厕所什么地方,在没有人的地方自己放出去。

  叶凤芝双手开始游动,把马小闹的双手从自己的胸部往下面移动。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有些畏惧地问道,你是要把我的手放在什么地方?

  下面。

  我愿意摸你的上面,我要吃,可以吗?

  可以,来,姐姐抱着你。

  叶凤芝大大方方伸出手,就跟搂着一个吃奶的孩子一样,把马小闹抱在怀里。

  马小闹双手还是忍不住,握住一个**不停地抚摸。

  好吃吗?

  好吃。

  那你就吃个够。

  我不想吃了。

  为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下面。

  什么地方?

  就是下面。

  叶凤芝故意挑逗着问道,我下面有很多地方呢,你到底要看什么地方?

  马小闹有些羞答答地说,我想再看看你的双腿之间,那个下面。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能只是看,我那个地方不能只看,要把你的身体上多出来的香肠送到里面,我那个地方想吃香肠。

  那是为什么?

  叶凤芝感叹道,看来,你真的还是一个孩子,我得一步步教你,没关系,我有耐心,我愿意当你的性启蒙老师。

  叶凤芝把马小闹从自己的怀里松开,晃动着明晃晃的胸部,故意刺激他,她站起来,看着马小闹,说,你是说,要我躺在炕上,岔开双腿?

  马小闹羞答答地说,是的,我就是想看看全部。

  跟刚才那样,你是不是距离太远,没有看清楚?

  是的。我想近距离看看,为什么女人的这个地方,对男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你有神秘感?

  对呀。

  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女人都有,差不多一样的。

  我要仔细看看。

  你看吧,你要研究出什么新的名堂?写一篇学术论文?

  马小闹笑了,说,我不能写这方面的学术论文,就是写好了,我也没有地方发表。

  给我看,我可以当你的第一读者。

  马小闹说,那好,你好好躺下吧,我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近距离观察和研究。

  你研究吧,我配合你的研究,你需要眼镜或者放大镜吗?

  不需要。我不老,耳不聋眼不花,年轻着呢!????马小闹也有些忍受不住,心里恨不得立即把撒尿的东西拿出来。可是,他还是不把裤子脱下来。

  她看到叶凤芝楚楚动人的样子,真是太美丽了,比那些电影明星耀眼。他忽然感到自己很龌龊。面对这样美丽的女人,怎么能够想脱裤子跟她睡觉?不能这样低级下流?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这么漂亮,我不能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这样傻呆呆的看和抚摸,没有实质性的动作,才是对不起我的盛情呢。

  马小闹忍不住双手在抚摸着她的身体,下面简直就是突然爆发,忍无可忍,一股无法控制的强大的力量在冲击他的心理防线。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伸手把马小闹抱住,跟他亲吻。

  好久,马小闹几乎要爆发了,忍无可忍,还得再忍。他还是警告自己,不能这么对待这个美人,不能爆发,如果爆发,也要自己悄悄找个墙根,或者厕所什么地方,在没有人的地方自己放出去。

  叶凤芝双手开始游动,把马小闹的双手从自己的胸部往下面移动。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有些畏惧地问道,你是要把我的手放在什么地方?

  下面。

  我愿意摸你的上面,我要吃,可以吗?

  可以,来,姐姐抱着你。

  叶凤芝大大方方伸出手,就跟搂着一个吃奶的孩子一样,把马小闹抱在怀里。

  马小闹双手还是忍不住,握住一个**不停地抚摸。

  好吃吗?

  好吃。

  那你就吃个够。

  我不想吃了。

  为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下面。

  什么地方?

  就是下面。

  叶凤芝故意挑逗着问道,我下面有很多地方呢,你到底要看什么地方?

  马小闹有些羞答答地说,我想再看看你的双腿之间,那个下面。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能只是看,我那个地方不能只看,要把你的身体上多出来的香肠送到里面,我那个地方想吃香肠。

  那是为什么?

  叶凤芝感叹道,看来,你真的还是一个孩子,我得一步步教你,没关系,我有耐心,我愿意当你的性启蒙老师。

  叶凤芝把马小闹从自己的怀里松开,晃动着明晃晃的胸部,故意刺激他,她站起来,看着马小闹,说,你是说,要我躺在炕上,岔开双腿?

  马小闹羞答答地说,是的,我就是想看看全部。

  跟刚才那样,你是不是距离太远,没有看清楚?

  是的。我想近距离看看,为什么女人的这个地方,对男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你有神秘感?

  对呀。

  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女人都有,差不多一样的。

  我要仔细看看。

  你看吧,你要研究出什么新的名堂?写一篇学术论文?

  马小闹笑了,说,我不能写这方面的学术论文,就是写好了,我也没有地方发表。

  给我看,我可以当你的第一读者。

  马小闹说,那好,你好好躺下吧,我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近距离观察和研究。

  你研究吧,我配合你的研究,你需要眼镜或者放大镜吗?

  不需要。我不老,耳不聋眼不花,年轻着呢!????马小闹也有些忍受不住,心里恨不得立即把撒尿的东西拿出来。可是,他还是不把裤子脱下来。

  她看到叶凤芝楚楚动人的样子,真是太美丽了,比那些电影明星耀眼。他忽然感到自己很龌龊。面对这样美丽的女人,怎么能够想脱裤子跟她睡觉?不能这样低级下流?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这么漂亮,我不能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这样傻呆呆的看和抚摸,没有实质性的动作,才是对不起我的盛情呢。

  马小闹忍不住双手在抚摸着她的身体,下面简直就是突然爆发,忍无可忍,一股无法控制的强大的力量在冲击他的心理防线。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伸手把马小闹抱住,跟他亲吻。

  好久,马小闹几乎要爆发了,忍无可忍,还得再忍。他还是警告自己,不能这么对待这个美人,不能爆发,如果爆发,也要自己悄悄找个墙根,或者厕所什么地方,在没有人的地方自己放出去。

  叶凤芝双手开始游动,把马小闹的双手从自己的胸部往下面移动。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有些畏惧地问道,你是要把我的手放在什么地方?

  下面。

  我愿意摸你的上面,我要吃,可以吗?

  可以,来,姐姐抱着你。

  叶凤芝大大方方伸出手,就跟搂着一个吃奶的孩子一样,把马小闹抱在怀里。

  马小闹双手还是忍不住,握住一个**不停地抚摸。

  好吃吗?

  好吃。

  那你就吃个够。

  我不想吃了。

  为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下面。

  什么地方?

  就是下面。

  叶凤芝故意挑逗着问道,我下面有很多地方呢,你到底要看什么地方?

  马小闹有些羞答答地说,我想再看看你的双腿之间,那个下面。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能只是看,我那个地方不能只看,要把你的身体上多出来的香肠送到里面,我那个地方想吃香肠。

  那是为什么?

  叶凤芝感叹道,看来,你真的还是一个孩子,我得一步步教你,没关系,我有耐心,我愿意当你的性启蒙老师。

  叶凤芝把马小闹从自己的怀里松开,晃动着明晃晃的胸部,故意刺激他,她站起来,看着马小闹,说,你是说,要我躺在炕上,岔开双腿?

  马小闹羞答答地说,是的,我就是想看看全部。

  跟刚才那样,你是不是距离太远,没有看清楚?

  是的。我想近距离看看,为什么女人的这个地方,对男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你有神秘感?

  对呀。

  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女人都有,差不多一样的。

  我要仔细看看。

  你看吧,你要研究出什么新的名堂?写一篇学术论文?

  马小闹笑了,说,我不能写这方面的学术论文,就是写好了,我也没有地方发表。

  给我看,我可以当你的第一读者。

  马小闹说,那好,你好好躺下吧,我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近距离观察和研究。

  你研究吧,我配合你的研究,你需要眼镜或者放大镜吗?

  不需要。我不老,耳不聋眼不花,年轻着呢!????马小闹也有些忍受不住,心里恨不得立即把撒尿的东西拿出来。可是,他还是不把裤子脱下来。

  她看到叶凤芝楚楚动人的样子,真是太美丽了,比那些电影明星耀眼。他忽然感到自己很龌龊。面对这样美丽的女人,怎么能够想脱裤子跟她睡觉?不能这样低级下流?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这么漂亮,我不能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这样傻呆呆的看和抚摸,没有实质性的动作,才是对不起我的盛情呢。

  马小闹忍不住双手在抚摸着她的身体,下面简直就是突然爆发,忍无可忍,一股无法控制的强大的力量在冲击他的心理防线。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伸手把马小闹抱住,跟他亲吻。

  好久,马小闹几乎要爆发了,忍无可忍,还得再忍。他还是警告自己,不能这么对待这个美人,不能爆发,如果爆发,也要自己悄悄找个墙根,或者厕所什么地方,在没有人的地方自己放出去。

  叶凤芝双手开始游动,把马小闹的双手从自己的胸部往下面移动。

  马小闹看着叶凤芝,有些畏惧地问道,你是要把我的手放在什么地方?

  下面。

  我愿意摸你的上面,我要吃,可以吗?

  可以,来,姐姐抱着你。

  叶凤芝大大方方伸出手,就跟搂着一个吃奶的孩子一样,把马小闹抱在怀里。

  马小闹双手还是忍不住,握住一个**不停地抚摸。

  好吃吗?

  好吃。

  那你就吃个够。

  我不想吃了。

  为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下面。

  什么地方?

  就是下面。

  叶凤芝故意挑逗着问道,我下面有很多地方呢,你到底要看什么地方?

  马小闹有些羞答答地说,我想再看看你的双腿之间,那个下面。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不能只是看,我那个地方不能只看,要把你的身体上多出来的香肠送到里面,我那个地方想吃香肠。

  那是为什么?

  叶凤芝感叹道,看来,你真的还是一个孩子,我得一步步教你,没关系,我有耐心,我愿意当你的性启蒙老师。

  叶凤芝把马小闹从自己的怀里松开,晃动着明晃晃的胸部,故意刺激他,她站起来,看着马小闹,说,你是说,要我躺在炕上,岔开双腿?

  马小闹羞答答地说,是的,我就是想看看全部。

  跟刚才那样,你是不是距离太远,没有看清楚?

  是的。我想近距离看看,为什么女人的这个地方,对男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你有神秘感?

  对呀。

  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女人都有,差不多一样的。

  我要仔细看看。

  你看吧,你要研究出什么新的名堂?写一篇学术论文?

  马小闹笑了,说,我不能写这方面的学术论文,就是写好了,我也没有地方发表。

  给我看,我可以当你的第一读者。

  马小闹说,那好,你好好躺下吧,我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近距离观察和研究。

  你研究吧,我配合你的研究,你需要眼镜或者放大镜吗?

  不需要。我不老,耳不聋眼不花,年轻着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