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10章 初尝禁果三

潘乃飞2017-4-25 14:17:44Ctrl+D 收藏本站

  马小闹低头十分贪婪地看着叶凤芝的下面。

  他感到惊讶和亢奋。

  好久,不是好久,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看过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下面,有时候,在大街上看见穿短裙的女人,风吹起她们的裙摆,他就想入非非,只是偷偷摸摸地看,想跟一只老鼠一样钻进去看看,但是,他胆小,生怕人家大喊大叫起来,说他耍流氓,那么,一世的英名就毁于一旦,得不偿失。

  他也在上学的时候研究过女生,偷窥过她们撒尿,那是从墙缝里往对面看,看得胆战心惊,心惊肉跳。今天简直就是做梦一样,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大大方方,随便让他看,所以,他就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十分认真地观察。

  叶凤芝有些等不及了,她需要实质性的内容,这么不着边际地看,抚摸都不抚摸一下,什么意思呀?

  可是,叶凤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是第一次,还要讲究文雅和矜持。

  她看着两腿之间的脑袋,柔声细语地问道:“看得怎么样?你看怎么样?”

  “我看到很多新的东西,见所未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有什么特殊吗?”

  “有。”

  “你说说看。”

  “我感觉也像嘴,只不过上面的嘴是横的,下面的最是竖着的,都有胡子,上面嘴的旁边有胡子,下面嘴也有胡子,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嘴的胡子是竖立的,下面的嘴旁边的胡子是弯弯曲曲的。”

  叶凤芝捂住嘴没有笑出来,说道:“你想知道吗?”

  “想。”

  “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很多科学家是这么解释的,一是弯弯曲曲的东西缓冲巨大的冲击力,有弹性;二是弯弯曲曲的不容易进到里面去,这就是进化的理论学说。”

  “原来如此,那么,你什么时候刮胡子一次?上面的嘴,有的男人一天就要刮一次胡子。”

  叶凤芝说:“下面的可以一辈子不刮,也可以三天两头刮一次,那要看你的心情,是不是很勤快。”

  马小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还有个发现。”

  “什么发现?”

  “下面的嘴里没有牙,怎么吃东西呢?我知道了,下面的嘴不吃东西,只是喝饮料,是不是?”

  叶凤芝忍不住笑出声,问道:“我说老弟,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真的不明白,所以才不耻下问。”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耐心对他循循善诱,说道:“我也吃东西,也喝饮料,就是喜欢喝你下面出来的白色的饮料,也喜欢吃你身体多出来的那段香肠,只是不知道你的香肠是不是好吃。”

  马小闹摇头晃脑,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香肠是不是好吃,我还没有吃过自己的香肠呢。你愿意吃香肠?”

  “愿意,我现在就想吃,我用我上面的嘴吃,然后用下面的嘴吃,怎么样?我看看你的香肠有多大?你站起来,我先看看。”

  马小闹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捂着它说道:“我不想让你看。”

  “我都让你看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这样不公平。”

  马小闹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用毛巾把脸遮挡上,然后你随便看,怎么样?”

  叶凤芝说:“既然你不好意思,我就不看了,把你的香肠直接送到我下面的嘴里,我们谁也看不见,怎么样?”

  “怎么送进去?”

  叶凤芝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马小闹的直挺的大香肠,说道:“我来告诉你怎么送进去。”????马小闹低头十分贪婪地看着叶凤芝的下面。

  他感到惊讶和亢奋。

  好久,不是好久,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看过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下面,有时候,在大街上看见穿短裙的女人,风吹起她们的裙摆,他就想入非非,只是偷偷摸摸地看,想跟一只老鼠一样钻进去看看,但是,他胆小,生怕人家大喊大叫起来,说他耍流氓,那么,一世的英名就毁于一旦,得不偿失。

  他也在上学的时候研究过女生,偷窥过她们撒尿,那是从墙缝里往对面看,看得胆战心惊,心惊肉跳。今天简直就是做梦一样,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大大方方,随便让他看,所以,他就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十分认真地观察。

  叶凤芝有些等不及了,她需要实质性的内容,这么不着边际地看,抚摸都不抚摸一下,什么意思呀?

  可是,叶凤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是第一次,还要讲究文雅和矜持。

  她看着两腿之间的脑袋,柔声细语地问道:“看得怎么样?你看怎么样?”

  “我看到很多新的东西,见所未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有什么特殊吗?”

  “有。”

  “你说说看。”

  “我感觉也像嘴,只不过上面的嘴是横的,下面的最是竖着的,都有胡子,上面嘴的旁边有胡子,下面嘴也有胡子,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嘴的胡子是竖立的,下面的嘴旁边的胡子是弯弯曲曲的。”

  叶凤芝捂住嘴没有笑出来,说道:“你想知道吗?”

  “想。”

  “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很多科学家是这么解释的,一是弯弯曲曲的东西缓冲巨大的冲击力,有弹性;二是弯弯曲曲的不容易进到里面去,这就是进化的理论学说。”

  “原来如此,那么,你什么时候刮胡子一次?上面的嘴,有的男人一天就要刮一次胡子。”

  叶凤芝说:“下面的可以一辈子不刮,也可以三天两头刮一次,那要看你的心情,是不是很勤快。”

  马小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还有个发现。”

  “什么发现?”

  “下面的嘴里没有牙,怎么吃东西呢?我知道了,下面的嘴不吃东西,只是喝饮料,是不是?”

  叶凤芝忍不住笑出声,问道:“我说老弟,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真的不明白,所以才不耻下问。”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耐心对他循循善诱,说道:“我也吃东西,也喝饮料,就是喜欢喝你下面出来的白色的饮料,也喜欢吃你身体多出来的那段香肠,只是不知道你的香肠是不是好吃。”

  马小闹摇头晃脑,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香肠是不是好吃,我还没有吃过自己的香肠呢。你愿意吃香肠?”

  “愿意,我现在就想吃,我用我上面的嘴吃,然后用下面的嘴吃,怎么样?我看看你的香肠有多大?你站起来,我先看看。”

  马小闹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捂着它说道:“我不想让你看。”

  “我都让你看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这样不公平。”

  马小闹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用毛巾把脸遮挡上,然后你随便看,怎么样?”

  叶凤芝说:“既然你不好意思,我就不看了,把你的香肠直接送到我下面的嘴里,我们谁也看不见,怎么样?”

  “怎么送进去?”

  叶凤芝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马小闹的直挺的大香肠,说道:“我来告诉你怎么送进去。”????马小闹低头十分贪婪地看着叶凤芝的下面。

  他感到惊讶和亢奋。

  好久,不是好久,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看过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下面,有时候,在大街上看见穿短裙的女人,风吹起她们的裙摆,他就想入非非,只是偷偷摸摸地看,想跟一只老鼠一样钻进去看看,但是,他胆小,生怕人家大喊大叫起来,说他耍流氓,那么,一世的英名就毁于一旦,得不偿失。

  他也在上学的时候研究过女生,偷窥过她们撒尿,那是从墙缝里往对面看,看得胆战心惊,心惊肉跳。今天简直就是做梦一样,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大大方方,随便让他看,所以,他就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十分认真地观察。

  叶凤芝有些等不及了,她需要实质性的内容,这么不着边际地看,抚摸都不抚摸一下,什么意思呀?

  可是,叶凤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是第一次,还要讲究文雅和矜持。

  她看着两腿之间的脑袋,柔声细语地问道:“看得怎么样?你看怎么样?”

  “我看到很多新的东西,见所未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有什么特殊吗?”

  “有。”

  “你说说看。”

  “我感觉也像嘴,只不过上面的嘴是横的,下面的最是竖着的,都有胡子,上面嘴的旁边有胡子,下面嘴也有胡子,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嘴的胡子是竖立的,下面的嘴旁边的胡子是弯弯曲曲的。”

  叶凤芝捂住嘴没有笑出来,说道:“你想知道吗?”

  “想。”

  “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很多科学家是这么解释的,一是弯弯曲曲的东西缓冲巨大的冲击力,有弹性;二是弯弯曲曲的不容易进到里面去,这就是进化的理论学说。”

  “原来如此,那么,你什么时候刮胡子一次?上面的嘴,有的男人一天就要刮一次胡子。”

  叶凤芝说:“下面的可以一辈子不刮,也可以三天两头刮一次,那要看你的心情,是不是很勤快。”

  马小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还有个发现。”

  “什么发现?”

  “下面的嘴里没有牙,怎么吃东西呢?我知道了,下面的嘴不吃东西,只是喝饮料,是不是?”

  叶凤芝忍不住笑出声,问道:“我说老弟,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真的不明白,所以才不耻下问。”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耐心对他循循善诱,说道:“我也吃东西,也喝饮料,就是喜欢喝你下面出来的白色的饮料,也喜欢吃你身体多出来的那段香肠,只是不知道你的香肠是不是好吃。”

  马小闹摇头晃脑,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香肠是不是好吃,我还没有吃过自己的香肠呢。你愿意吃香肠?”

  “愿意,我现在就想吃,我用我上面的嘴吃,然后用下面的嘴吃,怎么样?我看看你的香肠有多大?你站起来,我先看看。”

  马小闹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捂着它说道:“我不想让你看。”

  “我都让你看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这样不公平。”

  马小闹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用毛巾把脸遮挡上,然后你随便看,怎么样?”

  叶凤芝说:“既然你不好意思,我就不看了,把你的香肠直接送到我下面的嘴里,我们谁也看不见,怎么样?”

  “怎么送进去?”

  叶凤芝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马小闹的直挺的大香肠,说道:“我来告诉你怎么送进去。”????马小闹低头十分贪婪地看着叶凤芝的下面。

  他感到惊讶和亢奋。

  好久,不是好久,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看过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下面,有时候,在大街上看见穿短裙的女人,风吹起她们的裙摆,他就想入非非,只是偷偷摸摸地看,想跟一只老鼠一样钻进去看看,但是,他胆小,生怕人家大喊大叫起来,说他耍流氓,那么,一世的英名就毁于一旦,得不偿失。

  他也在上学的时候研究过女生,偷窥过她们撒尿,那是从墙缝里往对面看,看得胆战心惊,心惊肉跳。今天简直就是做梦一样,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大大方方,随便让他看,所以,他就不能放过每一个细节,十分认真地观察。

  叶凤芝有些等不及了,她需要实质性的内容,这么不着边际地看,抚摸都不抚摸一下,什么意思呀?

  可是,叶凤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是第一次,还要讲究文雅和矜持。

  她看着两腿之间的脑袋,柔声细语地问道:“看得怎么样?你看怎么样?”

  “我看到很多新的东西,见所未见,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有什么特殊吗?”

  “有。”

  “你说说看。”

  “我感觉也像嘴,只不过上面的嘴是横的,下面的最是竖着的,都有胡子,上面嘴的旁边有胡子,下面嘴也有胡子,只是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上面嘴的胡子是竖立的,下面的嘴旁边的胡子是弯弯曲曲的。”

  叶凤芝捂住嘴没有笑出来,说道:“你想知道吗?”

  “想。”

  “根据我掌握的资料,很多科学家是这么解释的,一是弯弯曲曲的东西缓冲巨大的冲击力,有弹性;二是弯弯曲曲的不容易进到里面去,这就是进化的理论学说。”

  “原来如此,那么,你什么时候刮胡子一次?上面的嘴,有的男人一天就要刮一次胡子。”

  叶凤芝说:“下面的可以一辈子不刮,也可以三天两头刮一次,那要看你的心情,是不是很勤快。”

  马小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还有个发现。”

  “什么发现?”

  “下面的嘴里没有牙,怎么吃东西呢?我知道了,下面的嘴不吃东西,只是喝饮料,是不是?”

  叶凤芝忍不住笑出声,问道:“我说老弟,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我真的不明白,所以才不耻下问。”

  叶凤芝看着马小闹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耐心对他循循善诱,说道:“我也吃东西,也喝饮料,就是喜欢喝你下面出来的白色的饮料,也喜欢吃你身体多出来的那段香肠,只是不知道你的香肠是不是好吃。”

  马小闹摇头晃脑,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香肠是不是好吃,我还没有吃过自己的香肠呢。你愿意吃香肠?”

  “愿意,我现在就想吃,我用我上面的嘴吃,然后用下面的嘴吃,怎么样?我看看你的香肠有多大?你站起来,我先看看。”

  马小闹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捂着它说道:“我不想让你看。”

  “我都让你看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这样不公平。”

  马小闹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用毛巾把脸遮挡上,然后你随便看,怎么样?”

  叶凤芝说:“既然你不好意思,我就不看了,把你的香肠直接送到我下面的嘴里,我们谁也看不见,怎么样?”

  “怎么送进去?”

  叶凤芝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马小闹的直挺的大香肠,说道:“我来告诉你怎么送进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