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乡邮员

第11章 真舒服

潘乃飞2017-4-25 14:18:21Ctrl+D 收藏本站

  马小闹毫不客气地趴在叶凤芝的身上,还有些毛手毛脚,不知所措的样子。

  叶凤芝看着他笑。

  马小闹很拘谨,问道:“怎么了?我做得不对?”

  叶凤芝说:“不是你做得不对,你不是轻车熟路,有些找不到进去的大门,简直就是一个处男。”

  “我不是简直就是一个处男,我真的是一个处男。”

  “那姐姐就不着急,慢慢教会你怎么了解女人,怎么熟悉女人,知道女人需要什么,什么时候需要,还有,怎么顺利地进入女人的体内,怎么挑逗女人发情。”

  “我不会挑逗。”

  “慢慢学习吧,你不挑逗我,我先挑逗你。你感觉,你的东西进去没有?”

  “我没有感觉到,我看看怎么样?”

  “你这个姿势看不见的,如果你想看见是不是进去了,看着进去,就得换一个姿势,你想看着进去吗?”

  “我想。”

  “那好吧,你可不要进去就发射大炮,打搅我的兴致,对于你这样处男,我有些担心,我还没有过瘾,你就发射了,完事大吉。”

  “我不会那样的。”

  “那好,你起来,我们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在那里做,我们就能够看见是不是插进去了,你也一定感到很刺激。”

  “我听你的。”

  “我看你是一个小牤牛一样的牛犊子,一定很有力气。”

  “干别的活有力气,不知道干这个活怎么样?以前没有干过,听人说也是重体力活,我还没有体验呢。”

  “我这就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农村的活大泥、脱大坯、操**,都是重体力活,一般的男人都不适应。”

  马小闹笑道:“不会吧,你说的那两个活我都没有干过,也不至于累得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跟万米长跑一样。”

  “差不多,我没有参加过万米长跑,可是我活泥、脱坯这两样活都干过,很累,腰酸腿痛,关键是很累还不愉快,我们男女在一起做这事,累女很快乐,这就是欲罢不能,乐此不疲了。”

  “真的那么快乐?”

  “等一会儿你插进去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叶凤芝拉着马小闹来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镜子很长,有一米五左右,跟城市里的落地飘窗一样,叶凤芝体贴入微,把地上铺上厚厚的羊毛褥子,让马小闹坐在褥子上,对着镜子看,自己蹲在马小闹身上,也看着镜子,对马小闹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就看得清清楚楚?”

  “是的,真刺激,真好玩儿。”

  “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你听我的指挥,这个时候,双手要扶住你的宝贝儿,对,我也要伸手扶住,你看镜子里面,不要看我的下面,直接看镜子,是不是也清清楚楚?”

  “是的,稍微挪动你的小腰,往左面。对对。”马小闹把身体的部件,主要是脑袋往右面挪动一下,就从叶凤芝的白白的身体后面看到镜子里的两个人,叶凤芝慢慢把马小闹的宝剑对准自己的洞门,把整个身体慢慢往下面降落。

  马小闹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爽啊。进去啦,我看见进去了。浑身跟触电一样啊。”

  叶凤芝说:“你扶着我的腰,我要起来落下,起来落下,起起伏伏,你就会更舒服,你的宝剑不短啊,我还担心会滑落出来。”

  马小闹开玩笑道:“宝剑送美人,你就大幅度起落吧。我的妈呀,还真是太舒服了。”马小闹看着叶凤芝的身体起起落落,宝剑出鞘,然后宝剑再入鞘,宝剑出出进进,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清清楚楚。????马小闹毫不客气地趴在叶凤芝的身上,还有些毛手毛脚,不知所措的样子。

  叶凤芝看着他笑。

  马小闹很拘谨,问道:“怎么了?我做得不对?”

  叶凤芝说:“不是你做得不对,你不是轻车熟路,有些找不到进去的大门,简直就是一个处男。”

  “我不是简直就是一个处男,我真的是一个处男。”

  “那姐姐就不着急,慢慢教会你怎么了解女人,怎么熟悉女人,知道女人需要什么,什么时候需要,还有,怎么顺利地进入女人的体内,怎么挑逗女人发情。”

  “我不会挑逗。”

  “慢慢学习吧,你不挑逗我,我先挑逗你。你感觉,你的东西进去没有?”

  “我没有感觉到,我看看怎么样?”

  “你这个姿势看不见的,如果你想看见是不是进去了,看着进去,就得换一个姿势,你想看着进去吗?”

  “我想。”

  “那好吧,你可不要进去就发射大炮,打搅我的兴致,对于你这样处男,我有些担心,我还没有过瘾,你就发射了,完事大吉。”

  “我不会那样的。”

  “那好,你起来,我们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在那里做,我们就能够看见是不是插进去了,你也一定感到很刺激。”

  “我听你的。”

  “我看你是一个小牤牛一样的牛犊子,一定很有力气。”

  “干别的活有力气,不知道干这个活怎么样?以前没有干过,听人说也是重体力活,我还没有体验呢。”

  “我这就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农村的活大泥、脱大坯、操**,都是重体力活,一般的男人都不适应。”

  马小闹笑道:“不会吧,你说的那两个活我都没有干过,也不至于累得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跟万米长跑一样。”

  “差不多,我没有参加过万米长跑,可是我活泥、脱坯这两样活都干过,很累,腰酸腿痛,关键是很累还不愉快,我们男女在一起做这事,累女很快乐,这就是欲罢不能,乐此不疲了。”

  “真的那么快乐?”

  “等一会儿你插进去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叶凤芝拉着马小闹来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镜子很长,有一米五左右,跟城市里的落地飘窗一样,叶凤芝体贴入微,把地上铺上厚厚的羊毛褥子,让马小闹坐在褥子上,对着镜子看,自己蹲在马小闹身上,也看着镜子,对马小闹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就看得清清楚楚?”

  “是的,真刺激,真好玩儿。”

  “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你听我的指挥,这个时候,双手要扶住你的宝贝儿,对,我也要伸手扶住,你看镜子里面,不要看我的下面,直接看镜子,是不是也清清楚楚?”

  “是的,稍微挪动你的小腰,往左面。对对。”马小闹把身体的部件,主要是脑袋往右面挪动一下,就从叶凤芝的白白的身体后面看到镜子里的两个人,叶凤芝慢慢把马小闹的宝剑对准自己的洞门,把整个身体慢慢往下面降落。

  马小闹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爽啊。进去啦,我看见进去了。浑身跟触电一样啊。”

  叶凤芝说:“你扶着我的腰,我要起来落下,起来落下,起起伏伏,你就会更舒服,你的宝剑不短啊,我还担心会滑落出来。”

  马小闹开玩笑道:“宝剑送美人,你就大幅度起落吧。我的妈呀,还真是太舒服了。”马小闹看着叶凤芝的身体起起落落,宝剑出鞘,然后宝剑再入鞘,宝剑出出进进,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清清楚楚。????马小闹毫不客气地趴在叶凤芝的身上,还有些毛手毛脚,不知所措的样子。

  叶凤芝看着他笑。

  马小闹很拘谨,问道:“怎么了?我做得不对?”

  叶凤芝说:“不是你做得不对,你不是轻车熟路,有些找不到进去的大门,简直就是一个处男。”

  “我不是简直就是一个处男,我真的是一个处男。”

  “那姐姐就不着急,慢慢教会你怎么了解女人,怎么熟悉女人,知道女人需要什么,什么时候需要,还有,怎么顺利地进入女人的体内,怎么挑逗女人发情。”

  “我不会挑逗。”

  “慢慢学习吧,你不挑逗我,我先挑逗你。你感觉,你的东西进去没有?”

  “我没有感觉到,我看看怎么样?”

  “你这个姿势看不见的,如果你想看见是不是进去了,看着进去,就得换一个姿势,你想看着进去吗?”

  “我想。”

  “那好吧,你可不要进去就发射大炮,打搅我的兴致,对于你这样处男,我有些担心,我还没有过瘾,你就发射了,完事大吉。”

  “我不会那样的。”

  “那好,你起来,我们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在那里做,我们就能够看见是不是插进去了,你也一定感到很刺激。”

  “我听你的。”

  “我看你是一个小牤牛一样的牛犊子,一定很有力气。”

  “干别的活有力气,不知道干这个活怎么样?以前没有干过,听人说也是重体力活,我还没有体验呢。”

  “我这就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农村的活大泥、脱大坯、操**,都是重体力活,一般的男人都不适应。”

  马小闹笑道:“不会吧,你说的那两个活我都没有干过,也不至于累得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跟万米长跑一样。”

  “差不多,我没有参加过万米长跑,可是我活泥、脱坯这两样活都干过,很累,腰酸腿痛,关键是很累还不愉快,我们男女在一起做这事,累女很快乐,这就是欲罢不能,乐此不疲了。”

  “真的那么快乐?”

  “等一会儿你插进去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叶凤芝拉着马小闹来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镜子很长,有一米五左右,跟城市里的落地飘窗一样,叶凤芝体贴入微,把地上铺上厚厚的羊毛褥子,让马小闹坐在褥子上,对着镜子看,自己蹲在马小闹身上,也看着镜子,对马小闹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就看得清清楚楚?”

  “是的,真刺激,真好玩儿。”

  “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你听我的指挥,这个时候,双手要扶住你的宝贝儿,对,我也要伸手扶住,你看镜子里面,不要看我的下面,直接看镜子,是不是也清清楚楚?”

  “是的,稍微挪动你的小腰,往左面。对对。”马小闹把身体的部件,主要是脑袋往右面挪动一下,就从叶凤芝的白白的身体后面看到镜子里的两个人,叶凤芝慢慢把马小闹的宝剑对准自己的洞门,把整个身体慢慢往下面降落。

  马小闹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爽啊。进去啦,我看见进去了。浑身跟触电一样啊。”

  叶凤芝说:“你扶着我的腰,我要起来落下,起来落下,起起伏伏,你就会更舒服,你的宝剑不短啊,我还担心会滑落出来。”

  马小闹开玩笑道:“宝剑送美人,你就大幅度起落吧。我的妈呀,还真是太舒服了。”马小闹看着叶凤芝的身体起起落落,宝剑出鞘,然后宝剑再入鞘,宝剑出出进进,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清清楚楚。????马小闹毫不客气地趴在叶凤芝的身上,还有些毛手毛脚,不知所措的样子。

  叶凤芝看着他笑。

  马小闹很拘谨,问道:“怎么了?我做得不对?”

  叶凤芝说:“不是你做得不对,你不是轻车熟路,有些找不到进去的大门,简直就是一个处男。”

  “我不是简直就是一个处男,我真的是一个处男。”

  “那姐姐就不着急,慢慢教会你怎么了解女人,怎么熟悉女人,知道女人需要什么,什么时候需要,还有,怎么顺利地进入女人的体内,怎么挑逗女人发情。”

  “我不会挑逗。”

  “慢慢学习吧,你不挑逗我,我先挑逗你。你感觉,你的东西进去没有?”

  “我没有感觉到,我看看怎么样?”

  “你这个姿势看不见的,如果你想看见是不是进去了,看着进去,就得换一个姿势,你想看着进去吗?”

  “我想。”

  “那好吧,你可不要进去就发射大炮,打搅我的兴致,对于你这样处男,我有些担心,我还没有过瘾,你就发射了,完事大吉。”

  “我不会那样的。”

  “那好,你起来,我们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在那里做,我们就能够看见是不是插进去了,你也一定感到很刺激。”

  “我听你的。”

  “我看你是一个小牤牛一样的牛犊子,一定很有力气。”

  “干别的活有力气,不知道干这个活怎么样?以前没有干过,听人说也是重体力活,我还没有体验呢。”

  “我这就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农村的活大泥、脱大坯、操**,都是重体力活,一般的男人都不适应。”

  马小闹笑道:“不会吧,你说的那两个活我都没有干过,也不至于累得呼哧带喘,上气不接下气,跟万米长跑一样。”

  “差不多,我没有参加过万米长跑,可是我活泥、脱坯这两样活都干过,很累,腰酸腿痛,关键是很累还不愉快,我们男女在一起做这事,累女很快乐,这就是欲罢不能,乐此不疲了。”

  “真的那么快乐?”

  “等一会儿你插进去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叶凤芝拉着马小闹来到地下的穿衣镜旁边,镜子很长,有一米五左右,跟城市里的落地飘窗一样,叶凤芝体贴入微,把地上铺上厚厚的羊毛褥子,让马小闹坐在褥子上,对着镜子看,自己蹲在马小闹身上,也看着镜子,对马小闹说:“你看,这样是不是就看得清清楚楚?”

  “是的,真刺激,真好玩儿。”

  “好玩儿的还在后面呢,你听我的指挥,这个时候,双手要扶住你的宝贝儿,对,我也要伸手扶住,你看镜子里面,不要看我的下面,直接看镜子,是不是也清清楚楚?”

  “是的,稍微挪动你的小腰,往左面。对对。”马小闹把身体的部件,主要是脑袋往右面挪动一下,就从叶凤芝的白白的身体后面看到镜子里的两个人,叶凤芝慢慢把马小闹的宝剑对准自己的洞门,把整个身体慢慢往下面降落。

  马小闹忍不住大叫一声:“好爽啊。进去啦,我看见进去了。浑身跟触电一样啊。”

  叶凤芝说:“你扶着我的腰,我要起来落下,起来落下,起起伏伏,你就会更舒服,你的宝剑不短啊,我还担心会滑落出来。”

  马小闹开玩笑道:“宝剑送美人,你就大幅度起落吧。我的妈呀,还真是太舒服了。”马小闹看着叶凤芝的身体起起落落,宝剑出鞘,然后宝剑再入鞘,宝剑出出进进,在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清清楚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