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俞奕幽幽开口:“心口痛痛,怕是生了重病,深深还是趁早就医,看看是不是脑子里或心里缺了根弦儿罢。”

    说罢费力爬上马背,腿一夹马肚子,吆喝道:“驾!”

    小黑甩甩尾巴,慢吞吞踱到覃深身边,低声嘶鸣。

    覃深顿时笑了起来,笑声在城墙上打了个转,盘旋在俞奕耳边,徘徊不去。

    俞奕气得脸红耳朵红。腿用力一夹,小黑仰起头嘶鸣一声,还是一动不动。

    俞奕向天喷出一口气:覃国的畜生都太娘哒欺负人了!

    俞奕看向覃深,怒:“再笑把你推下去!”

    覃深弯着双桃花眼,笑吟吟道:“娘子舍不得。”

    俞奕再次向天喷出一口气:覃国的人都这么不要脸吗?还是最不要脸的堪堪被本王给碰上了!

    覃深抓住马鞭,翻身跃上马背,把俞奕虚虚搂住,在他耳边轻语:“为夫带娘子回家。”

    骏马嘶鸣一声,平地飞起。

    俞奕白着脸抓着覃深的手:“慢点……”

    覃深坐在马背上笑:“奕儿这么胆小,不像公子,倒像个未出阁的姑娘。”

    俞奕一把掐在覃深腰上:“住嘴!”

    覃深继续耍流氓,伸手往俞奕腰上胸前摸了摸:“莫非奕儿真是女孩子?男扮女装故意接近我,想要给我当夫人?”

    俞奕微笑着回头:“深深是不是过得太过顺遂,想尝尝被诛杀的滋味儿了?”

    覃深笑吟吟道:“本将军死了可是要上天堂的,你现在赶紧巴结我,等我飞升了,心情一好说不定就央玉皇大帝带你也上去玩玩。”

    俞奕:“求求覃将军赏我一回,带我上天宫玩玩吧。”

    覃深勾起嘴角:“本将军允了。”

    俞奕回手一扇子挥在覃深脸上。

    ************

    骏马驰到闹市中,自动放慢了脚步。俞奕听着满街的吆喝声,不安分地在马背上扭来扭去:“下去看看吧?我还没好好逛过一回这里的集市呢!”

    覃深扯了缰绳,翻身下马,顺手把俞奕捞了下来:“去看花灯?”

    俞奕摇了摇扇子:“花灯有什么好看的,看姑娘才是要紧。”

    上午没看成美人,怎么着也得补回来。冒着生命危险来一趟覃国,可不能白来。

    覃深沉默地把俞奕带到偏僻却不清净的巷子里。

    巷口成群的小姑娘小倌倌穿得花枝招展地正挥着手拉客。

    俞奕摇摇扇子,绽开一个微笑,眉目风流地迎了上去。

    “哟!这公子可真俊!新来的吧?”

    俞奕微微点头,眼中含笑,视线从姑娘的胸前流连到倌倌的腰上,再从倌倌的腰上流连到姑娘的胸前。

    “公子,你觉得小妾我怎么样?”旁边一个姑娘袅袅挪挪地走了过来,边走还边扯开了前胸的衣襟,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覃深瞥了一眼,暗自琢磨着覃城的风气是不是该整整了。

    俞奕饱了眼福,喟叹一声,心中一片满足。

    “走吧。”俞奕摇着扇子,施施然往回走。

    覃深挑挑眉:“不进去?”

    俞奕摊了摊手,叹口气:“我怕进去了,今晚就要被夫君谋杀分尸了。”

    覃深嘴角勾起:“奕儿倒是识相。”

    俞奕软了声音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谁让我家夫君这么爱吃醋呢,唉,真愁人。”

    覃深笑着牵住他的手,并不反驳。

    于是钱杉和赵四在集市中心找到他们的时候,就看到自家爷正和对方爷甜甜蜜蜜地手牵手聊天儿。

    真他娘哒辣眼睛!

    钱杉牵起赵四的手,幽怨地走过去:“爷……”

    赵四暗暗挣脱了他的手,在衣衫上擦了又擦,才幽怨开口:“将军……”

    钱杉:“……”

    竟然被嫌弃了……心口痛痛……

    嘤嘤嘤,要爷抱抱小心心才能好……算了,还是自己给抱抱吧,指望王爷还不如指望覃城的母猪(tot)

    钱杉在心里抹了把泪。

    覃深看了他俩一眼,转了个身,偏过头去继续和俞奕说话。

    赵四:“将军,你不要假装没看到,我看到你看到我们了!”

    覃深搂过俞奕,唇往前凑了凑,作势要往下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