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俞奕配合地倒在覃深怀里嘟起嘴,与覃深隔空亲了个响。

    赵四:“……”

    想回家,想娘子;想起义,想犯上!

    钱杉磨刀霍霍,就等谁一声令下谋反,就可以挥刀宰向自家王爷了。

    覃深温柔地朝俞奕笑笑,然后抬起头冷情冷脸地看向他们:“找我们什么事?”

    赵四一脸严肃:“朝廷来报,下月开战。”

    钱杉一脸严肃:“爷,我们该回家了。”

    覃深默了默,看了俞奕一眼,不说话了。

    俞奕皱眉,不耐烦地挥手:“知道了知道了,走走走!别打扰我们偷情!”

    赵四:“……”杀了将军的奸夫的话,能不能逃过一死?

    钱杉:不用谁令下了,这反不需要谋,迟早被逼出来。

    赵四拉起钱杉的一处衣角,拽着他往回走。

    钱杉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把衣角拽回来,来回搓了搓,与赵四隔着一尺宽的距离,自个儿昂着脖子走了。

    赵四:“……”

    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仆啊!这小心眼儿跟那奸夫简直一样一样的!

    赵四昂起脖子,气呼呼地也自顾自走了。

    ************

    虽然两人脸上依旧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动作依旧轻浮,依然在互相作弄,但是回覃府的路上两个人都不曾开口说话。

    走到覃府门口的时候,覃深叹了口气:“快开战了,为夫该把娘子送回家了。”说着手抚上俞奕的脸,“新婚尚未圆房,却要两别,为夫心疼得紧呢。”

    俞奕幽幽道:“那夫君和我一道儿回家,顺便生个七女八儿罢。”

    覃深仰头笑:“为夫是生不了了,这个重任还是交与奕儿吧。”

    俞奕挣脱开他的手,笑得和善:“仅我一人可不行,还得借夫君的肚子一用,养我那七女八儿呐。”

    覃深摇摇食指,嘘了一声:“奕儿肚子柔软,更适宜生存……再说,”覃深靠在俞奕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意有所指道,“夫君的另一个地方,更有用处一点。”

    俞奕眼皮子跳了一跳,恶狠狠伸出手,往覃深双腿之间抓过去。覃深轻轻一闪,闪到俞奕身后,蹿进覃府,大笑着跑了。

    俞奕把扇子捏得咯吱作响,抬头看了一眼门匾,恨恨地在心里把这覃府给掀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俞奕忍着一口气,一路踹着花盆叮铃啷当地回了自己房间。

    “爷……爷……”钱杉提着个包裹眼巴巴望着他。

    俞奕冷了眉目盯过去。

    钱杉:“……”

    钱杉哆哆嗦嗦蹑手蹑脚退出了房间。

    俞奕冷着脸捏着把扇子在桌子上戳戳戳:“戳死覃深,戳死你,戳死你……”

    门外传来钱杉小小的声音:“回家……回家了……”

    俞奕:“你以为你声音这么小我就听不到吗!”

    钱杉:“……”

    钱杉:“哦。”然后把声音压得更小,轻轻叫,“回家,回家,回家了……”

    俞奕:“……”

    俞奕冲出门外,把人提进来:“给我闭嘴!”

    钱杉哆哆嗦嗦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俞奕怒瞪着他。

    钱杉惊恐地捂着嘴巴。

    空气一时安静,然后隐隐约约有个气音从钱杉手心里传出来:“回家……回家……回家……”

    俞奕:“……”

    俞奕气到没脾气,把自己瘫在床上:“知道了知道了,别念了……”

    钱杉眉开眼笑,蹭到俞奕旁边:“爷,那我们明早就出发!”

    俞奕瞥了他一眼,在心里把他给诛了百遍,懒懒开口:“随你。”

    钱杉开心地拎着包裹,跑到门外自觉地守起了夜。

    一夜过去,俞奕无精打采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钱杉围前围后地问:“爷,您昨夜没睡好?”

    “要再休息一会吗?”

    “爷,你昨晚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