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俞奕弯着眼睛笑,摸摸他的头:“乖哦。”

    又来这招!钱杉愤愤扭头。

    “新来的?”钱杉这一扭头刚好对上一双桃花眼。

    桃花眼长得人模狗样,面上虽然笑得一派春光明媚,但钱杉直觉这不是一个好东西。

    俞奕上下打量了桃花眼一下,笑道:“在下是江南赵家人,单名奕;此次来此看望我从军的弟兄,顾在此叨扰几日。”

    桃花眼眼睛眯了眯:“从军的弟兄?姓甚名谁,说不定我认识。”

    俞奕张了张嘴:“……赵杉。”

    钱杉在心里抹了把泪:“爷你不要当人家傻!”

    桃花眼思考了会儿,点头道:“是有这么个人,我能带你去见他。你先到我府上暂住吧,覃城一般没什么外人来,便没几家像样的客栈,怕是要委屈到赵公子。”

    俞奕看了看桃花眼的脸,立刻从善如流道:“那就多谢公子了。”

    钱杉拒绝的话噎在了嗓子眼,对自家王爷十分恨铁不成钢。

    俞奕与桃花眼并肩而行,俩人一路客客气气地聊天,一直到覃府门下。

    俞奕抬头看了看门匾:“覃?你们这里的人都姓覃?”

    桃花眼好笑:“怎么会,覃是国姓,天下也没多少姓覃的。”

    俞奕瞥了瞥他:“公子你好不谦虚,那你肯定是覃国大官了?”

    桃花眼笑笑:“在下覃深。”

    俞奕愣了愣,快速回头朝钱杉吐槽:“你不是说覃深是个满脸络腮胡的塌鼻子丑八怪吗?”

    覃深微眯了眼向钱杉看去。

    钱杉在心里默默流泪,有苦说不出。

    俞奕再次上下打量了一下覃深,由衷夸道:“世人只说覃将军骁勇善战,所到之处敌军血流成河,没想到本人却是这样一个翩翩公子,不像是会沾血的人。”

    覃深笑笑:“是吗?过奖了,赵公子这边请。”

    覃府不大,进门后一条小径直通大堂,左右各有一小片竹林。

    覃深:“这里客房不多,赵公子将就一下。”

    俞奕摇摇扇子:“无碍无碍,我没那么金贵。”

    覃深:“赵公子不是来寻亲的吗?先到大堂上坐坐,我让下属去叫你弟兄。”

    俞奕:“……那就有劳了。”

    大堂上,覃深坐在椅子里端着个茶杯,问边上的守卫:“我军中是不是有一个叫赵杉的人?去把他叫过来。”

    “是,将军。”

    “爷……爷……”钱杉小声叫俞奕。

    俞奕小声回答:“别叫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钱杉:“……”

    过了一会儿,属下进来:“将军……赵杉已在去年殉城了。”

    “什么?”覃深从椅子里站起来。

    覃深看向俞奕,俞奕正一脸震惊悲痛地盯着传消息的守卫。

    覃深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走到俞奕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很抱歉,是我无能,未能保护好手下的士兵,请赵公子节哀。”

    俞奕清清喉咙,眼角通红仿佛强忍剧痛,哑着嗓子道:“不,是我来晚了……覃、覃将军不用为此愧疚。”

    钱杉低着头,撩起袖子往眼角擦了擦。

    俞奕红着眼角哑声道:“那我……我先回房了,叨扰覃将军了。”

    钱杉低着头边擦眼角边跟着俞奕往客房走去。

    ************

    客房。

    “爷,您真是太会演了!”

    俞奕红着眼角哑着嗓子:“我是真的难受,真的心痛。”

    “爷,他们都走了。”

    俞奕眨眨眼,声音恢复正常:“哦。”

    钱杉握拳:“老天都助我们,此番出访覃国必有大作为!”

    俞奕好奇道:“谁跟你说的出访?咱们此次是来玩的。”

    钱杉:“……”

    钱杉幽幽道:“皇上要是知道您的真正目的,必会怪罪先皇为何不多生几个。”

    俞奕不满:“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是我不够潇洒英俊,还是我给你的俸禄不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