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覃深的琴声,深情中自有一丝风流;而俞奕的琴声,是风流中暗含一抹深情。

    俞奕歪头笑道:“我看过深深煮茶饮酒的模样,低首抚琴的模样,谈笑自若的模样,却还没看过深深驰骋沙场的模样呢。”

    覃深微眯着眼睛,看着他:“奕儿有一天会见到的。”

    俞奕笑笑,望向天空不语。

    “奕儿知道'卖国墙'吗?”覃深也看向天空,叹息了一声。

    “嗯,知道。”前两天自己还变了一次狗卖了一次国呢。

    “那奕儿知道覃俞两国百姓,有多水火不容吗?”

    俞奕想起那只惨死的传说来自俞国的苍蝇,不禁打了个寒颤:“很是知道。”

    覃深看着他:“相对于朝廷,百姓的感情来得更直接而炙热。俞国的一切不准进入覃国之境,人,物,一旦被发现,百姓会不顾一切把他们撕成碎片。”

    俞奕深有感触:“那两国就真的这样永不往来么?”

    覃深不答,再次看向高远的天空,很久后才开口:“相传远古时期,先辈们如有战事,百姓被隔绝无法来往,分离在两城的亲人便会折纸鹤寄托思念。纸鹤不会飞,无法传递密谍,便未受到禁止。”

    “覃俞大概没有这样的机会吧,两国百姓都恨对方入骨,数百年来早已没有什么亲人。”俞奕调笑着望向遥远的蓝天,目光迷离。

    覃深也笑了笑,不再说话。

    “深深会折纸鹤吗?”半晌,俞奕歪头朝他笑得戏谑。

    “怎么,奕儿不会?”覃深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以为奕儿最拿手这些玩意儿了。”

    俞奕瞪眼:“我怎么就最拿手玩意儿了!”

    覃深弯起一双桃花眼,笑得开心:“奕儿虽然穷得只剩下一身衣裳,但这纨绔气息却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本将军觉得自己不会看错。”

    俞奕眯起眼,竖起扇子挨在覃深唇上,轻哼一声:“那深深喜欢么?”

    覃深轻吐气息:“自然是喜欢的。”

    “喜欢,那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覃深手抚琴弦,落下一串清脆的琴声:“我以为我昨天已经答应了。”

    俞奕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狐狸:“答应了可不许反悔哟!”

    覃深低头轻笑:“本将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

    覃府守卫:哎呀呀没眼看啦!光天化日下耍流氓啦!

    覃府管事:哎呀呀不得了啦!新来的小公子竟然是只狐狸精!想要开始掀风作浪啦!

    钱杉:爷!爷!爷!!爷!!!求您了别玩了!回家吧回家吧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回家……

    覃深属下赵四:……想回家,想娘子。

    覃深提着壶新茶,坐到院子的石凳上:“赵杉,你家公子呢?”

    钱杉正和赵四聊天儿聊得欢快,蹲坐在院门口的石阶上,甩着根草叶荡啊荡。

    赵四戳戳他:“将军叫你呢。”

    钱杉:“啊?他不是找赵……哦是我来着。”颠颠儿跑进院里,“将军您找我?”

    覃深弯起桃花眼,笑得阴森森:“你家公子又跑去哪了?”

    钱杉一脸纯洁无辜:“我不知道啊。”

    覃深眯起眼睛,微笑:“嗯?真不知道么?”

    钱杉立刻招了:“爷去给您买脂粉了。”

    覃深捏得手指啪啪响。

    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呵。

    自从林子里比琴的那日起,两人互相以身相许完毕,俞奕便开始往覃深房里送各种小礼物:胭脂,耳坠,玉镯,发簪……

    送的时候还爱大声嚷嚷:“深深!我给你买了好看的胭脂!你看看喜不喜欢?”

    “深深!我给你买了好看的发簪!你试试好不好看吧?”

    “深深!我给你买了好看的耳坠!你戴了我看看吧?”

    覃府上下皆泪垂,同住十二年,不知将军是女郎。

    覃深微笑开口:“去把你家公子找回来,我在这等着他。”

    钱杉打了个寒颤:“不不不必了将军,爷他识得路,不需要我去接……”

    覃深微微一笑,喝道:“去!把他找回来!”

    钱杉吓了一蹦,旋风似的把自己刮到了街上。

    “吓……吓死我了……”钱杉捂着小胸口,嘴里心里皆是一片黄连。

    好想现在大喊一声“王爷”哦。

    好想告诉覃城百姓这里藏着一个俞姓人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