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想叛变杀了他自己当王爷哦。

    钱杉默默流泪,开始满大街找自家爷。

    左肩膀被人拍了拍,钱杉回头……没人。

    右肩膀被人拍了拍,钱杉回头……还是没人。

    “将军差我来叫您回去他在院子里温茶等着您求您回吧我的爷!”钱杉闭着眼大喊了一通。

    俞奕出现在他面前,手指轻轻朝他眼睛戳了戳:“睁眼。”

    钱杉睁开眼。

    俞奕摸摸他的头,温柔一笑:“乖,回了。”

    钱杉的心偷偷流着泪,默默跟在他身后。

    到了覃府门口,俞奕从袖子里掏出一盒胭脂:“深深!我又给你买了好看的胭脂!你看……看……喜不喜欢……”

    覃深笑得温柔:“奕儿又给为夫买好玩的了?”

    俞奕声音抖了抖:“夫君喜……喜欢吗?”

    覃深笑得和蔼:“你觉得呢?”

    俞奕声音抖了两抖:“我……我觉得喜……喜欢啊……”

    覃深笑得可亲:“奕儿觉得喜欢就喜欢。”

    俞奕扑上前去,双手抓着覃深的袖子:“那深深试试呗!”

    覃深呵呵呵笑了起来。

    俞奕:“那那那我试试呗……”

    覃深颔首:“好主意。”

    覃深从俞奕手里接过胭脂,用手指沾了点温茶,抹湿俞奕的嘴唇与脸颊,细细涂上一层均匀的脂粉。

    俞奕:“不是这样涂……”

    覃深弯着桃花眼,眼波流转:“就是这样涂。”

    钱杉握拳:噫噫噫,将军今天好威武!

    赵四:想回家,想娘子。

    ************

    俞奕顶着一脸的胭脂在覃府飘荡了一整天。

    覃府管事在背后指指点点:看看!看看!我就说这是只狐狸精吧!

    覃府守卫:看看!看看!今天终于轮到将军耍赵公子流氓了!

    钱杉:覃将军威武霸气!给您老鞠躬!

    赵四:……想回家,想娘子。

    覃城郊外的山坡上,覃深和俞奕肩并肩躺在草地上,半遮着眼睛看太阳。

    覃深从袖子里掏出个小玩意儿,用丝线串了,抛给俞奕。

    俞奕伸手接住,发现是只纸鹤。

    细细的脖子长长的嘴,细细的翅膀长长的腿。

    丑死了。

    俞奕眯了眯眼,从指缝里看着覃深:“深深莫非是昨儿半夜里给我折的纸鹤?”

    覃深弯弯嘴角:“我上茅厕的时候顺手折的。”

    俞奕了然地点点头:“深深上茅厕都想着我呐!”

    覃深颔首:“为夫对娘子日思夜念,情难自禁。”

    俞奕搓了搓胳膊。这人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说起情话来比我还在行,还大将军呐!

    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俞奕调笑道:“莫非深深对我动了真心?”不等覃深答,俞奕又笑着揶揄,“覃大将军的真心还是趁早收回去吧,我可是没有真心的。”

    覃深翻身压住他,幽怨地看着他:“娘子好伤为夫的心,昨夜在床上你还口口声声念着眼里心里只有我一个呢。”

    俞奕翻身压回去:“男人在床上的话怎么能信,花言巧语只不过是蒙小姑娘的把戏。”

    覃深一个使力,翻身压回来:“如何不能信,我在床上说的话就是真心话。”

    俞奕使了使劲,发现推不动他,便捏了覃深的脸颊往两边扯:“深深在床上说过什么真心话?”

    覃深小眼神幽怨,呵气如兰:“为夫曾说要给你七女八儿,如何能食言?”

    俞奕:“……”

    俞奕一脚踢在覃深腰侧,推开他从地上蹦起来,照着覃深的眼角就是一拳。覃深侧身一避,轻巧避开,笑着跨上马背,策马而去。

    俞奕瞪着远去的骏马和马上的背影,咬得牙齿咯咯作响。

    突然额上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