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俞奕伸手去摸,触到软软的湿湿的一团。伸到眼前一看,发现是坨……鸟屎。

    俞奕眯着眼望向天空。

    头顶扑棱棱飞过一只乌鸦,乌鸦嘎嘎叫着在空中转了几圈,用屁股朝他摆了摆,拍拍翅膀飞走了。

    俞奕:“……”

    特么这覃国的乌鸦也知道欺负俞国之人???

    俞奕恨恨撕了手中的纸鹤,扔在山坡上,一边骂一边走路回去。

    走至山脚下,远远便望见覃深倚着马背,含着笑意等他。

    俞奕慢吞吞走过去:“将军怎么不走,等我干什么?”

    覃深替他抚了抚乱发:“为夫怎么忍心让娘子一个人走路回去呢?为夫的心,”覃深俯低身子,嘴唇贴着俞奕的耳朵,“可是会疼呢。”

    俞奕身子抖了抖,然后伸出手抱住覃深的腰,头靠在覃深胸前,幽幽叹道:“那相公就抱我回去吧,奕儿累了,腰疼,脚疼。”

    覃深笑着推开他:“不。”

    俞奕眯起眼。

    覃深:“为夫也累了,所以,奕儿还是自己走回去吧。”

    俞奕把扇子砸在覃深的脸上。

    覃深大笑着躲开,利落地翻身上马。

    “好了好了,再闹天要黑了。”覃深笑着伸出手,“上来。”

    俞奕抓住他的手,翻身坐在他身前。

    覃深搂住他的腰,在他耳边笑道:“奕儿体验过策马奔腾吗?瞧你这弱不禁风的,不会跑两步就被颠下来了吧?来来快搂住我的腰,本将军带你去颠几颠。”

    俞奕:“麻烦覃将军先闭一闭吐不出象牙的某嘴,有劳了。”

    马背上流落下一串覃深的大笑声。

    ************

    回到覃府时夜色已黑。

    覃深命人在院子里点了灯火,烧了壶酒,拉着俞奕在院中对饮。

    俞奕咂咂嘴:“没有美人在怀的酒,有什么好喝的?”

    覃深想了一想,觉得甚有道理,长臂一伸,把俞奕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俞奕瞪着大眼,双手朝覃深脸上招呼过去。

    覃深轻巧躲过,桃花眼一弯,唇角一勾,把俞奕的三魂七魄勾走了两魂六魄,剩下的一魂一魄心衿荡漾地沉迷于美色不能自拔。

    在旁边倒酒的赵四:“……”

    赵四幽怨地瞥了自家将军一眼,在心中抹了一把泪:想回家,想娘子。

    覃深似乎这时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人,抬头看着赵四道:“四儿,你是不是新婚离家?”

    赵四幽怨地瞥了自家将军一眼:“回将军,正是。”

    新婚之夜收到消息立即出发覃城,这一走就是三年。三年,原本该抱得大胖小子了,结果驻守在这覃城,连个蛋都没有。

    覃深了然地点点头:“哦。”

    赵四眼巴巴瞅着自家将军,等着将军良心发现大发慈悲放他一假,就看见将军嘟着个嘴朝俞奕嘴巴上意思意思地“啵”了一声。

    赵四:“……”

    赵四抹了一把泪:想起义,想造反!

    俞奕盯着眼前放大又抽离的俊脸,眯了眯眼,换上一张乖巧的笑脸:“相公,你抱得人家腰疼~~~”

    覃深把俞奕搂抱着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那这样呢?还疼吗?”

    俞奕嘟了嘟嘴:“疼,要相公亲亲~~~”

    覃深嘟起个嘴,在与俞奕嘴唇隔着一个红豆大小的距离处停住,在空气中叭啾了一个脆响。

    俞奕有样学样,也跟着与覃深嘴对嘴地在空气中叭啾了一个脆响。

    提着酒壶的赵四:“……”

    把酒泼在将军和他的奸夫的脸上,会有什么后果?

    不是死刑的话,似乎可以试上一试。

    赵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覃深眼风一扫,气息轻吐:“四儿也要跟本将军抱抱吗?”

    俞奕看向赵四,笑得意味深长。

    赵四在心中抹了把泪,默默退下。

    俞奕从覃深身上下来,捞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灌了。

    覃深弯起桃花眼勾着嘴角:“奕儿喝酒倒是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