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爷……”

    俞奕冷冷盯过去:“闭嘴。”

    钱杉捂着嘴巴缩到了一边。

    赵四迎面走了过来:“公子,将军请您过去。”

    钱杉哆哆嗦嗦蹭到了赵四旁边:“四儿……”

    赵四哼了一声,仰着脖子不理他。

    钱杉:“……”

    钱杉左右看了看,附近没有覃府的人。很好。

    悄悄抬起脚,照着赵四的屁股,一踹。

    赵四一个趔趄,看了俞奕一眼,敢怒不敢言。

    俞奕摆摆手:“随便打,没关系。”

    于是赵四欢乐地往钱杉身上招呼拳头脚印。

    ************

    一行人热热闹闹地行到覃府大堂。

    覃深抬眼看到钱杉肩上的包裹,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娘子打算今天就走?”

    俞奕颔首:“时间不早了,家里催得急。”

    赵四迟疑地小声道:“家里?……赵公子家中不是没人了吗?”

    覃深笑着瞥了他一眼,笑道:“四儿今天脑瓜儿灵光得很呐。”

    钱杉横了赵四一眼:“我家爷还有其他不打紧的亲戚,可一大群呢!”

    赵四刚得夸奖还没来得及喜悦一翻,被钱杉一个眼神瞪得委委屈屈,摸了摸头,默默缩在一边。

    覃深举了举茶杯:“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俞奕笑道:“夫君忒小气罢,就这样为我践行啊?”

    覃深不置可否,看着手里的杯子:“本将军除了这个人,实在是穷得一无所有了。”

    俞奕捞过钱杉肩上的包裹,从中掏出两张银票,连带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扇子一起递到覃深手上:“可怜见的,看到夫君穷困潦倒,奕儿可是会心疼呢。这些,就算是我的聘礼吧。”

    覃深抬头,弯着一双桃花眼:“奕儿说笑了,论聘礼,怎么着也该是我下才对。”说着在左手袖子里摸了摸,没找到,又在右边袖子里摸了摸,掏出一只尖嘴尖脚细脖子细翅膀的纸鹤,“喏,给你。”

    俞奕:“……”

    俞奕叹了口气:“深深,你究竟是怎么把一只纸鹤折得丑得如此不堪忍受的?”

    覃深笑吟吟道:“美者不在外表,而在内心。”

    俞奕扭过头去不愿看他手中的纸鹤:“巧了,我偏是个注重外表的人。”

    覃深笑道:“比如注重我?”

    俞奕把脸扭回来,盯着覃深的脸看,半晌,方才开口:“你得多亏这张脸,不然早被我诛了千百回了。”

    覃深笑得开怀,笑完把俞奕搂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俞奕的耳鬓:“娘子此番回家路途遥远,可记得要等夫君我回去跟你圆房呐。”

    钱杉不堪忍受地别过了脸,一脸喉咙被噎住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的憋闷表情。

    赵四缩在一边默默地在心里画圈圈:想回家,想娘子,想造反,想谋逆。

    俞奕微微歪头,嘴唇擦过覃深的耳朵,幽怨道:“那夫君可得早些回来啊,空闺寂寞,最是容易红杏出墙呐。”

    覃深:“外头的杏没有我好,娘子不要去惦记外面的歪瓜裂枣。”

    俞奕笑了笑:“你来,我就不惦记。”

    调`情调够了,俞奕捏着纸鹤慢悠悠地出了覃府,慢吞吞地钻出狗洞,停在城墙下,仰望着墙的另一方天空。

    “爷,今天差点被四儿给发现了,幸好我机智,把谎圆了回来!”钱杉回到自己国家的边界,兴奋地绕着俞奕转来转去。

    俞奕瞄了他一眼,不打算打击他的自信。

    “不过覃将军那么聪明的人,我们在他那住了这么久他竟然也没有看出破绽。”

    俞奕伸出中指,弹了下他的脑袋:“傻子。”

    “爷,您是说我傻子还是覃将军?”

    “覃深若是傻子,覃城还能如此繁华有序?”

    “那他为什么没发现?”

    “是你没有发现他发现罢了,傻子。覃深……大概第一眼就看出我们是骗子了。”

    “啊?”钱杉一脸震惊。

    俞奕费力看向城墙上方,想起醉酒的夜晚,从自己唇上擦过的柔软的嘴唇,眯了眯眼。

    “走罢,回家。”俞奕摇了摇袖子,啧,没有扇子怪不习惯的。

    “爷,您干嘛把你的扇子给覃将军?”那可是先皇赐给您的被您随身携带了十多年的扇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