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君予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风中纸鹤》作者:君予书

    文案:

    风流皇子的一段与敌国将军打情骂俏的野史

    说起覃俞两国的深仇大恨,敌对初衷已不可考,不过上至皇宫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提起对方都是咬牙切齿。

    自古以来,家国天下寸土必争,保家卫国匹夫有责。寮原大地土地、资源有限,覃俞是唯二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国家,抛却老祖宗之间的血海深仇,单只为了眼下为了未来,也是锱铢必较、互不相让。

    这一点,深深浸刻在覃俞两国百姓的血液中。

    覃国与俞国之间只隔着一堵墙。这是两国士兵百姓合力建起来的墙,初衷是防止对方突袭,后来渐渐发展成了两国的“绝交墙”,百姓说了,谁从这里通过谁就是“叛国狗”,哪怕是去对国贸易也不成。于是后来这堵墙便有了个名字,叫“卖国墙”,也叫“变狗墙”。

    此时墙下站着两只“叛国狗”,一只清秀公子狗,一只络腮胡塌鼻子狗。

    “啧,这座墙也忒高了,本王怎么过去?”清秀公子手握着把扇子,皱眉望着看不到顶的“变狗墙”。

    “王爷,我知道怎么走,您跟我来。”络腮胡塌鼻子压低声音神秘道。

    络腮胡塌鼻子沿着墙走到一处杂草丛生处,钻了进去。

    清秀公子嫌弃地看了下有一人高的草丛,也跟着钻了进去。

    “王爷,到了。”络腮胡塌鼻子的脸隐在飘摇的草叶后面。

    “……狗洞?”公子弯腰看了看,回头看向络腮胡塌鼻子,“这里为什么会有个狗洞?”

    络腮胡塌鼻子摸摸了脑袋,有点羞涩道:“这是咱们的百姓特意砸的……趁着月黑风高夜过去覃国偷几只鸡啊狗啊什么的……”

    公子一脸惊奇:“咱们国家已经穷到这地步了?覃国的人难道就这么让咱们偷着不管?”

    络腮胡塌鼻子:“……他们发现这有个洞后,就也过来偷咱们的。”

    公子:“……”

    公子:“不过他们不怕变狗么?不是说这墙有个名儿叫变狗墙?”

    络腮胡塌鼻子:“嗨!变个狗有什么关系!能偷到覃国的鸡狗才叫大快人心呢!”

    公子:“……你说得很有道理。”

    络腮胡塌鼻子撅着屁股趴在“狗洞”口:“王爷,我先过去接应你。”

    公子往他屁股上踩了一脚:“去吧,姿势难看死了。”

    过了墙,便是覃国了。

    这里是覃国的覃城,听说最开始的名字叫“覃俞城”,后来“卖国墙”建起来后,覃国百姓强烈要求改名,拒绝与俞国扯上关系,便叫“覃城”。

    走在街上,叫卖声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这覃城果然很繁华啊!怪不得咱们要来这里偷个鸡摸只狗的……”

    “爷!求您闭嘴吧!让覃城百姓听见了会剥了我们的皮的!”

    俞奕不以为然:“难不成他们还能吃了本王?”

    “这只苍蝇是从俞国飞过来的!”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顿时叫卖声皆停,讨价还价声皆停,行人急匆匆的步伐皆停。

    “在哪里?”气沉丹田的喝问声响起。

    “这里!”气沉丹田的应答声响起。

    然后乌漆漆一群人头呼啦啦一起围了上来,齐心协力把苍蝇捉住,每人一脚把它碾成了泥干。

    俞奕:“……”

    俞奕快速回头看着钱杉,压低声音道:“从现在起,我姓赵。”

    钱杉默默低下头:“是,赵爷。”

    ************

    “这里由谁坐镇?”俞奕这次压低声音问。

    “爷,是覃深。”钱杉也压低声音答。

    “又是覃深。他人怎么样?”

    “骁勇善战,以一敌百,是覃国将兵主力。他家世代为军,因功高劳苦被赐国姓,深得覃君喜爱 。”

    俞奕一扇子拍钱杉头上:“谁问你这个了?这我不知道么!我问你覃深长得好不好看,性格好不好?”

    “……爷。”钱杉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俞奕一见这严肃的表情顿时头疼:“算了算了我不问了,想必也是个满脸络腮胡的塌鼻子,跟你一样丑。”

    “……爷!”钱杉伤心地看着他,“你这样迟早要失去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