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人生不易,猫猫叹气

平层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狐王彻底说服了妖皇。

    “狐言乱语”,恐怖如斯。

    当然,不得不说,狐王也是一个逻辑大师,逻辑方面并没有问题。

    所以妖皇也放心了。

    他只是提醒了一下狐王:“虽然这是爱卿旳计谋,但也要小心大乾将计就计。《白蛇传》的影响力扩散的太过迅速,不得不防。”

    狐王微笑道:“陛下,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白蛇传》的影响力之所以能这么爆炸,和大乾其实没关系,全都是西大陆搞的阴谋。”

    “嗯?西大陆的阴谋?又是西大陆?”

    妖皇疑问三连。

    怎么又牵扯到西大陆了?

    这一计不就是为了蒙骗西大陆吗?

    狐王笑眯眯的给妖皇送上了一份绝密情报。

    妖皇看完这份情报后,气的都不想睡觉了。

    “简直岂有此理,爱卿,这是真的吗?”

    狐王不动声色的给鹰王上眼药:“陛下可以召鹰王来询问一下,真假自然知晓。”

    “好,宣鹰王。”

    妖皇把刚刚回家的鹰王又宣了回来。

    然后把狐王禀报的绝密情报扔给了鹰王。

    “鹰王,本皇需要一个解释。”

    鹰王看完狐王的密报之后,立刻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

    反正也不关他的事情。

    所以鹰王果断道:“陛下,此事与我无关。”

    狐王瞬间补刀:“鹰王,陛下也没说和你有关啊。人间有句俗话,叫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可还行。”

    “你这只骚狐狸闭嘴。”

    鹰王瞪了狐王一眼,努力解释道:“陛下,此事真的与我无关,陛下您是了解我的, 我从来不看报纸。”

    妖皇缓缓点了点头。

    也是。

    鹰王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他想不出这些阴谋诡计。

    根本不用担心鹰王想造反。

    “鹰王, 本皇只问你一件事——狐王上面说的这些事情是不是真的?西大陆是不是在故意散布《白蛇传》的留影石,助推《白蛇传》的影响力。”

    鹰王摇头道:“陛下, 您是了解我的,我对这些东西一向不感兴趣。不过狐王既然拿到了证据,那应该是没错的。”

    “你亲自去给本皇查查。”

    妖皇智商在线。

    不能听信狐王的一面之词。

    虽然他对狐王的话并不怎么怀疑。

    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妖皇,他必须要兼听则明, 防微杜渐。

    妖皇认为自己做的很合格。

    两条腿走路, 才是稳健的做法。

    鹰王的调查结果,果然也没有出乎妖皇的预料。

    “陛下,这些事情确实是西大陆的人做的。”

    鹰王当然也不可能去冒着危险给西大陆洗白。

    最重要的是洗不白。

    所以他选择实话实说。

    鹰王确认了这件事情之后,怒火瞬间燃起。

    “西大陆……亡我妖庭之心不死, 而且还故意挑拨我们妖庭和大乾的兄弟之情, 简直可恶。”

    鹰王能说什么?

    他只能说:“陛下明见万里,西大陆的操作如同跳梁小丑,根本逃不开陛下您的法眼。”

    “不,这一次本皇也疏忽了, 还是狐王提醒的及时, 不然本皇差点就误会了魏君。”

    说到这里, 妖皇颇为不好意思。

    “惭愧, 本皇的修养还是不到家。两位爱卿,不瞒你们说, 最初在知道这件事情后,本皇一度对魏君产生了杀意,想要直接杀掉他。魏君一支笔,堪比百万大军。还好有狐王爱卿在, 没有让本皇误杀好人。”

    听到妖皇这样说, 狐王也松了一口气。

    幸好。

    妖皇这番话, 一定要让魏君听到。

    施恩一定图报。

    狐王心道本王才不做傻子, 帮了魏君,当然要让魏君知道。

    而且她一定要收获魏君的感激。

    想来魏君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又被自己救了,感激之情绝对溢于言表。

    自己身在妖庭,却能够折服大乾的太史公。

    什么叫做真正的妖师风采?

    狐王战术后仰。

    看前两代妖师也就图一乐。

    真想学技术,还是要看本王。

    想的很好的狐王, 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皇子, 并且叮嘱大皇子务必要告知魏君。

    这份人情, 必须要送到位。

    这点小事, 大皇子当然不会拒绝。

    所以他也没有多想, 很简单的就告知了魏君。

    再然后……

    “魏君,你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

    魔君看向魏君的眼神一言难尽。

    “都说女人的情绪捉摸不定,我怎么感觉你也是脸色说变就变?你的身体构造更接近女人吗?”

    魔君不理解。

    毕竟看到魏君拿头撞墙,是个人都很难理解。

    人类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

    人猫也一样。

    魔君只觉得魏君吵闹。

    而魏君这一刻,想杀狐。

    “狐王……”

    魏君咬牙切齿。

    该死的狐王。

    你好好的当你的运输大队长就行了。

    没事瞎出什么头。

    “狐王怎么了?”

    魔君还是没懂。

    “狐王不是救了你一命吗?”

    “谁要她救了?”魏君痛苦道:“我这辈子最烦这种多管闲事的妖怪。”

    魔君皱眉道:“魏君,你不要不讲道理。虽然妖皇和我五五开完全是谣言,但是那只蠢熊的天赋还是有的。他要是真的想杀你, 你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真的很可能被他偷袭成功。”

    魏君:“别说了, 我难受……”

    越说越难受。

    伴随着魏君实力的递增,能杀他的他已经越来越少了。

    毫无疑问,妖皇是少数的几个有能力的大佬之一。

    多么好的机会。

    魏君事前都毫无准备。

    结果……被狐王给破坏了。

    魏君怎能不恨。

    魔君摇了摇头, 吐槽道:“你这人真难伺候,人家狐王为了你好,你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都为狐王不值。算了,不理你了,我去写书。”

    看完《白蛇传》之后,魔君也迸发了创作的欲望。

    主要是她感觉到了人类的博爱。

    蛇都可以。

    猫猫那么可爱,当然也可以。

    所以她要自己写一部人族书生和猫王的故事。

    当然,在这个故事里,一定要是人族的书生跪舔猫王,屡次追求她,请她做自己的主人。

    最后猫猫才勉强答应了和书生在一起。

    魔君已经把大纲和情节包括结尾全部都构思好了。

    只不过开头还没写出来。

    心中有千言,执笔无一字。

    很正常。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写文章的。

    妖就更难了。

    狐王那种“天纵奇才”,是极少数。

    魏君也懒得搭理魔君。

    他现在还难受着呢。

    心很累。

    他只是想找个死而已。

    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

    在魏君觉得人间不值得,活着没意思的时候, 威尔却感觉人间可太有意思了。

    他不是一个狂妄的人。

    但是他现在很想问一句:

    “就这?”

    事实上, 他也直接问出来了。

    “妖皇的脑子看来不怎么聪明啊。”

    “元帅, 确实如此, 但凡妖皇聪明,之前也不会执意要和我们为敌。”

    “说起这个, 之前妖皇为什么要和我们为敌?”

    “被狐王说服的,鹰王也不知道狐王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但总之妖皇被狐王说服了。”

    “狐王吗?这个本帅倒是知道一二。”

    出乎意料的,威尔对狐王有所研究。

    事实证明,威尔来到这里,并不是单纯的接盘。

    他做了细致深入的调查。

    甚至比海后还要深入的多。

    “狐王的种族天赋是‘狐言乱语’,可以不自觉的让人相信她说的话,且这种效果难以豁免。”

    “什么?”

    “竟然有这种恐怖的天赋?”

    “元帅,这岂不是意味着狐王单靠嘴炮就已经天下无敌了?”

    威尔嘴角一勾,自信道:“当然不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无敌的天赋。狐王的种族天赋虽然恐怖,用在恰到的时刻和恰到的人选身上也可以有出乎意料的效果,但其实还是有限制的。我举个例子,鹰王就没有受到狐王的影响。”

    听到威尔这样说,西大陆军队高层的其他人也松了一口气。

    确实,他们也反应了过来。

    别的不谈,鹰王可一直和他们穿一条裤子,完全没有被狐王说服的意思。

    “元帅,狐王的这种种族天赋,要怎么避免?”

    “提前对狐王有所提防即可,狐王的种族天赋针对的是我们的警惕性,只要我们警惕性足够强,就不会被狐王牵着鼻子走。妖皇的实力比狐王更强,理论上其实更加不会受狐王的影响,只不过妖皇对狐王太过信任了,毕竟狐王算是妖皇一手提拔起来的,这才让情况看上去像是妖皇对狐王言听计从,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

    威尔很显然是有底气的,所以他说的特别笃定。

    其他人不得不信。

    “元帅的意思是妖皇只要认真起来,就不会轻易被狐王蛊惑?”

    “当然,在一些小事上,妖皇不会太警惕,随狐王去就好。但是在关系到妖皇切身利益的大事情上,狐王是影响不到妖皇的,比如《白蛇传》这件事情。大乾的皇帝是狐王的侄子,这种特殊关系,妖皇怎么可能不警惕?任凭她狐王再舌灿莲花,也不可能让妖皇彻底放心。所以,这一次狐王输定了。”

    威尔说到这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大乾和妖庭的亲密关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彻底断掉的。但信任建立起来很难,毁掉却很容易。我们不求一次全部成功,慢慢来,总会让他们彻底的分道扬镳。你们看,现在不就开始了吗?”

    威尔已经接到妖庭和大乾决裂的消息。

    甚至妖庭派出了鹰王,向大乾朝廷索要朝贡。

    这是赤果果的强取豪夺。

    但这也可以当成妖庭的试探。

    安心当莪的小弟,我要什么你就给什么,那以后大哥还继续罩着你。

    要是大哥要东西你不给,下面就是制裁,再下一步就是开战了。

    这个套路,西大陆上演过很多次。

    所以他们只看到了一个开头,就已经能够想到结果。

    不止是威尔,其他人也很高兴。

    因为最近能让西大陆高兴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

    威尔接替海后之后,总算是没有让局面继续恶化下去。

    不过……

    “元帅,我们只做到这些的话,恐怕还远远不够啊。”南云提醒道。

    威尔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我们还需要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胜利来振奋人心,证明我们西大陆的强大。”

    “您有打算了?”

    “目前来说已经有了,不过我需要一个人的支持,大家稍安勿躁。”

    威尔卖了一个关子。

    半天后。

    长生宗。

    尘珈又见到了西大陆安排在长生宗的卧底。

    “宗主,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

    “皇军?”

    “来自西大陆皇室的军队,而且还是一个和皇室有特殊关系的人。”

    “谁?”

    “前西大陆皇室禁卫军统领,现在西大陆远征军最高统帅——威尔元帅。”

    尘珈眼眉一挑。

    等你好久了。

    终于来了。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让你传什么话?”

    “今夜凌晨,后山相会。”

    尘珈:“威尔亲自来找我了?”

    “是的,宗主,威尔元帅说这样才能够展现他的诚意,也才能够彻底取信于您。”

    尘珈直接好家伙。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把威尔也留下来。

    完成西大陆远征军最高统帅两连杀成就。

    再弄死一个威尔,他感觉自己真的可以彻底封神了。

    不过想到魏君告诉他的大乾最新的军事规划,尘珈忍了。

    海后必须死。

    威尔,可以先活着。

    毕竟,大乾现在的重点已经变了。

    “我会准时到的。”

    尘珈答应了下来。

    凌晨,后山,尘珈单刀赴会。

    威尔也是。

    月色朦胧。

    凉风习习。

    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很火热。

    简单的来说——相见恨晚。

    威尔:“尘宗主,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们一定能够成为最好的朋友。”

    尘珈:“元帅谬赞了,可惜海后她死的惨啊。”

    威尔:“尘宗主放心,我知道你与海后交情深厚,海后也曾经告诉过我,你是她在这片大陆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可以信任的人。”

    尘珈惊了。

    海后这么够意思吗?

    他决定今晚多给海后烧点纸钱。

    威尔:“尘宗主,我认为我们可以继续做朋友,就像你和海后那样。”

    尘珈眨了眨眼:“你需要我做什么?”

    威尔:“情报,大乾军队的最新情报,以及在需要的时候,站在我们西大陆这一边。”

    尘珈:“我能得到什么?”

    威尔:“以我神的名义发誓,尘宗主,我会请求我神赐下神罚——助你杀死原盟主,我愿立下神誓。”

    尘珈一把握住了威尔的手。

    “成交。”

    威尔满意的笑了。

    他的眼前浮现出了海后的面容。

    威尔内心默念道:“你的遗愿我会完成的,放心,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会永远记得你的提醒——尘珈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

    威尔肩上的担子很重。

    但是在今夜,他紧紧的握住尘珈的手后,内心终于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知道,从今以后,他将不再是一个人战斗。

    这种感觉,很好。

    “尘宗主。”

    “嗯?”

    “我们会成为黄金搭档的,我有预感,我们联手,将创造历史。”

    这一刻的威尔,在缅怀完海后之后,变的雄心万丈。

    “我跨过无尽的海洋来到这里,我会让所有的人都听到我的名字,我会让我们的事迹登上教科书。”

    尘珈认真道:“我一定会帮你的。”

    童叟无欺,绝不骗人。

    毕竟,遗臭万年也能完成威尔的目标。

    感受到了尘珈的真诚,威尔开心的笑了。

    尘珈也是。

    两人相视而笑,再次感觉相见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