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岸玖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要误会是神马奇怪的装扮,就一连体衣独角兽的。

    我的语气里有种深深地无奈:“我没有你能穿的要不先将就着,或者你裸着反正夏天。”

    要是他说我不想将就这狗血的话,老子立马让他留下耳钉滚蛋。

    “额,好吧。”

    “还有,我和你没那么熟要叫就叫我女王大人。”

    “(⊙o⊙)…”

    “哈哈,开玩笑的。”难道不觉得吗?

    不去看他夕阳西下的背影,不想也知道某人觉得走错道儿了。

    等林念出来我已经坐在电脑前吃完了大半个西瓜。他先是规矩的坐在沙发上估计是等我说什么,等了小半会儿都是我哈哈哈的笑声还有几次笑不出声的笑声。他转阵地了站椅子旁看我在干什么,可他没几分钟就走了。估计是字幕加弹幕还有我时不时的抽风给搞崩了。

    接下来深入说说林念吧。

    30+,180+,混血因为眉目立体反正跟一般人有差别要不咋记住的,性格不错也不排除是对小朋友,额,最最重要的是做的一手好菜。这年头帅是个加分,会做饭就是个保送。反正我是这么认为。

    然后其他的探索中。

    第3章 第 3 章

    星期一是个不讨喜的日子。

    幸福的吃完晚餐后我又蔫了,臭着一张脸等林大叔“谈心”。大叔很配合的问我今天的学习怎么样了,端起杯子灌了口水balabala的讲了起来。

    大体内容就是上星期我好端端的在位子上发呆,同学扔给我了一封信是别的班给的原来是情诗反正看不懂。结果今天真人出面告白姐很果断直截了当的拒绝了,然后就怎么拒绝告白和一同学吵了起来。

    结论:莫名其妙的一天

    很“自然地”问起林叔叔:“您的恋爱是什么样的啊?”

    其实是想问叔你逃过来的吧,大半个中国搞甚呢这是?

    林念喝着不知从哪来的啤酒看着我笑。

    “说你是个小朋友吧,还老反驳我。这算什么事啊,该让那小子多锻炼锻炼小屁孩毛没长齐还追人。叔支持你!”

    interesting

    如果他的音调能高些不那么死气沉沉的话。

    盯着“青岛啤酒”那几个字无意识的说了句:“等放假我带你去个地方。”叫你让啤酒出现在我面前。

    夏天烦死了,老是凌晨会醒一次打扰我做梦,六七点又早早的醒来。

    想拿耳机听歌催眠一下,摸来摸去没找到气得我起来接着摸。去客厅隐隐约约听到了抽噎声,尼玛该不会是女鬼吧?立了几十秒发现是从厨房那边的卧室传出来的,那时林念的地方。

    我眨了眨眼睛,做贼一样的遛了回去。心想该不会是谈心谈出的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呀!

    一大早我醒了后就起床,来到厨房门口。

    他还正在做糖水鸡蛋,看到后我酝酿的情绪准备的话全毁了。

    “林大同学,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破学校吗?”

    “这学校也没那么不好啊?”敷衍了我一句。

    “喂,配合一下会死啊。”

    “行,为什么啊?”他从碗柜里拿出两个瓷碗。

    我怨念的仇视倒入碗里的东西:“都是因为小学我爸天天给我煮鸡蛋,导致我心脏病变供氧不足以致无法深入探讨学术问题。”

    “你的意思是你学习不好是因为鸡蛋吃多了?”林念扭过头认真的说。

    “是”,阳光下璀璨的钻石没了头发的遮挡闪耀的差点刺瞎我眼睛,“所以你幸好不必住在桥洞。”

    林念拿着碗站在前面笑的呲牙咧嘴,换个词阳光明媚吧,“走,先喝汤,还有花卷在锅热着。”

    显然他适应了我前言不搭后语,后语是大前面得言。正确的忽视了。

    今天凌晨难不成是在做梦?oh my god

    上学时发现他也要出门,问他干吗去,人说找工作不能老占一小孩便宜,我呵呵。

    分道扬镳时我无意中说:“你的耳钉我好像在哪看到过,你在哪买的啊?”

    表情平静的他摸了摸耳钉低下眼说是别人送的,不知道在哪买的。

    第4章 第 4 章

    吕尧——另一个耳钉拥有者。

    那是一家半个月前还是几个月前开张的酒吧,名字很暧昧叫纪念。纪念?纪念什么?是来人纪念还是本身就是纪念?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取名字的人是装b。在这花天酒地不是寂寞就是堕落有啥好纪念的,装什么文艺小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