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岸玖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然我来这既不是寂寞也不是堕落,纯粹是买酒。

    一个人在外面住刚开始家里人时不时的就晃荡一圈,小区没多远就是这间酒吧只是我第一次看见,就算有不成功这个意识可我还愿试一试,谁愿意多跑。

    大中午的我一小丫头推开了酒吧大门,丁玲咣当地响声吵醒了趴在吧台的服务员。

    “我想买瓶酒,就是那种的。”店里搞得跟断电了没啥样,既然睡觉咋不关门。

    可惜对方还没清醒过来呆头呆脑的发怔。

    还想再说一句时身旁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特有范儿的男人。

    “不好意思这位小朋友,现在还没有开门。而且未成年人可是不能进来的。”很完美的礼仪微笑。

    那是我道行还非常浅,突的一下感觉脑充血要渗出皮肤了。不敢说话也不好意思走就这么直直的望向他。

    吧台里的人瞬间清醒过来:“吕老板,我...我马上让她出去。”

    因为正在尴尬中没有笑出来,我还男老板呢。

    就这样初战铩羽而归,酒吧的老板不是想象中的非主流老流氓,用现在我的话就是一洁癖禁欲受。那天出酒吧顶着大太阳来回走了十几分钟,神智正在天人交战,太丢人了。

    第二次去居然就是当天晚上,然后果然被人堵在了门口。姐理由很充分:中午被轰走时掉钱了,就算是一分钱那也是我的而且你们态度太差了那一分钱我不准备算了。

    过程我不好意思说了,反正结果就是吕老板把我带了进办公室,就一屋子。在他一出现后我就怒目而视继而一闪而过看到了被长发遮住的耳钉,我断定那不是水钻。虽说也不用我断不断定。

    也就现在我猜测是因为那天他心情不错肯和我过招玩,换别人早扔出去了吧。

    吕尧先是就今天中午的直白道了歉,给了我几张什么优惠卷还是会员卡的东西让父母亲戚过来玩。他难道觉得父母会拿一十五六岁孩子手里的酒吧券去玩?好吧原谅你可能留学什么的。

    balabala的太能讲我都忘了来干啥的,怕错过电视剧赶紧落跑了。

    回去看电视才记起没商量今后要预定这的酒,失策啊。

    然后父母过来偶尔中午买酒去哪,厚着脸皮呆着一会,即使买不到酒也能搬回点面子。

    没怎么再见过他,倒是和小可那个服务员聊天时听他讲这个老板怎么怎么好。现在想想真佩服他个常年穿梭在各色人中插科打诨的和我一刚升高中的聊电视剧聊空间,大概他也是在积累这方面个薄弱的环节。

    第5章 第 5 章

    刚上高一那会儿轻松地像是在上幼儿园,前提是不给自己找堵。我就是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人,所以一直到高二都很high。

    作业草草了事后就把林念拖了出去。他刚洗没多久的头发软趴趴的卧倒着,穿着我省吃俭用买的海澜之家衬衣,注明一下这纯粹是为了我小小的私欲“出了海澜之家就出了柜”我知道他并不喜欢这牌子,因为小可一说牌子必说吕尧的丹尼斯。别问我这都能扯一起。

    他撒着拖鞋任由我拖着前进,你可以想象一出老牛拉破车的情景。

    我当时真的很兴奋不是因为他俩有不一般的关系也不是因为我会成他们大恩人,当然后者必须是在前者成立下。只是想着终于能从小可手里买下酒,得瑟的睥睨吕尧。

    ╮(╯▽╰)╭这就是小市民的目光啊,你说你有一丝远见会死啊?

    事实证明我不仅没有远见还没有常识。人,有没有知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常识。

    老板不在店,员工不敢卖。

    吕尧那气质明摆就是天天飞来飞去的人不可能等我上门找他玩,小可安慰我说这儿至今还没市场价单卖瓶酒的先例。

    我就在那纠结您是想说我钱不够还是买的少,转了半天弯原来是两者皆有。泥煤的!

    愣大个酒吧现只有我们仨,小可的一声惊呼扩大了无数倍还自带回音。

    我从纠结中出来后看到他的表情觉得不亚于金鱼小可爱。他指着林念的脸“这这这”了半天也没这出个什么玩意,在我印象中拿手指人是很不文明的形象,“啪”的一声我就打了上去,没公报私仇的意思。

    被指人倒是乐呵呵的在我俩间来回看:“怎么了这是?”

    “哦,没事。我一同学长的和你很像,刚才激动了。”小可面带微笑目露歉意,“真是对不起了。”

    听到这话林念只是温和的点了点头,又把注意力移到了四周。

    而我则是有些抽搐的想应该换成“朋友”吧,是不是我在这所以他的定位有些混乱。我又跑偏了。

    这下小可不再理我了,很是殷勤的“伺候”起了林念。

    “林先生,要不我带你随意参观一下”小可露出八颗牙齿,“既然是安安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不要客气啊。”

    “恩,那麻烦你了”林念转过头来望我,“这家店很合我口味,我们去看看好吗?”

    我扬起了脖子很高傲的说了句“准了”。

    乖乖跟在他们身后心里骂着小可这个贱人对我朋友比对我还好,姐来那么多次你都猫在吧台后没伸出过一只腿这下就直接遛圈了,然后龌龊的想今后会不会跟我男人开搞。姐乐了,心情好些了。

    看着小可为林念讲东讲西不同于和我聊天的无赖痞子样,那种恭谨兼狗腿闪亮了我的八卦之心——真的和“女”老板有关系啊。

    凭着我对小可了解,他一个“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的标准老油条平时很是高贵冷艳,就是那种欠我八百万的神情。他在纪念的地位相当于花魁,哎呀反正就不会随便迁就人的人。

    如果迁就那么不是老板就是老板。不过不用担心会得罪人,看刚才那样子他油嘴滑舌能甩大部分人三条街。于是今天能再加上“与老板非一般关系”的人这一条。

    第6章 第 6 章

    “我要唱歌!”

    这酒吧有什么好看的啊,林念居然还没叫停。我累了随便坐在凳子上大声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