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岸玖吾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于我莫名其妙的要求他们都习惯了,但林大叔还是心好的搭理了我。

    林念走到我身边摸了摸我的头不知看什么,向小可说道:“反正现在没人,那可以用吗?”

    “当然可以,请跟我来。”他摆出请的姿势。

    我xx,林念绝壁是随便一说在开玩笑,小可绝壁是当成圣旨不好违抗。我个暴布汗,亲你能别这么二可以么

    ......

    我不想再说细节了,太苦逼了。得到了教训今后杜绝和狗腿交朋友尼玛伤不起啊。

    不过我肯定了他以前经常来酒吧玩说不定是个乐队演唱的。他教我怎么放开嗓子怎么唱好听,最重要的是他弹贝司弹得很好至于怎么判断是我唱啥都能弹下来。

    林念不是个傻逼。

    回去的路上他就迫不及待的向我旁敲侧击关于“纪念”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反正我就愿用“迫不及待”形容他。

    可我真的真的啥也不知道,除了名字衣服天天不在酒吧呆着。接着他岔开了这个话题,我想他很郁闷,为这接下来的问题。

    “你以前也是在酒吧里唱歌的吗?”这是个很自然很天真的联想,我有点鄙视自己每次都用“自然”。

    笑容有些无奈的他回望我的目光,我发誓这个动作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因为眼睛明显没焦距。原来走神是个这样子,怪不得上课时老师一叫一个准——太明显了。

    “对。以前大学就在酒吧演唱过,后来工作了偶尔去那放松一下。算起来好久没进过酒吧,在这边还是第一次进。那家酒吧叫‘纪念’还真让我想起了不少事情,感觉好熟悉不是一般的熟悉。所以想问问你。”

    “问我,你应该问那谁吧?你们不处的挺好吗?”我生气了,因为失宠了。

    “那是你的朋友啊,我不应该和他和平相处吗?”林念脸上又挂起了笑容,“好了,你这小朋友啊。”

    我把双手从他胳膊移到手腕处抓好:“以前我好像见过吕老板,就是那酒吧的。挺斯文败类的一个人,刚开始还不信一个书生咋经营酒楼。这年头不可貌相的人真多啊,搞不懂。是吧?”

    “...”

    “嗯哼,问你话呢。”

    “哦,是啊。”敷衍的蹦出几个音。

    依旧低着头拖着他走没去看怎么了,计划着回去洗完澡看电脑是配西瓜还是配不好洗的葡萄。意识到了不给自己添堵也有闲的蛋疼的弊处。努力忽视身后这个问题。

    第7章 第 7 章

    呜呜呜呜,我的报应来了。可我对“报应”这词耿耿于怀不是我你们能继续虐恋情深吗?

    先是林念大叔在家时间跟我有的一拼。高中生六点左右就到校一直待到中午,两点继续待五六点,晚上接着俩小多小时。在家连半天十二小时都不够。

    我起床他整理仪容,我吃饭他出门;中午打饭回家他外出中;下午有事回来那东西他仍然外出中;晚上了吧,丫我恋恋不舍的与电脑分别上了床他才姗姗来迟。

    问他干嘛答曰找工作。我真不好意思说您老是上外太空找工作了是吧,您先随便凑活干一份行吗?其实是自虐吧!

    后来不知怎么我良心发现想帮帮忙,路过“纪念”鬼使神差的跑了过去。有史以来第一次大早上进了门,可我想说原来你们真是24小时都营业啊堪比开封菜和m记。小可一见我大概也是惊了撒脚丫子就跑走了,我勒个去。等他回来巴拉巴拉一堆废话我瞅该走了他死命拉着我,于是我俩玩起了“拉锯战”。

    结局是我鲤鱼乡123打到了人——打到了吕尧——打到了拿着一瓶酒的吕尧,从此世间多了一个意外事故造成的碎瓶子。

    “我没有钱!”响声过后第一秒我的反应。

    由于我很好的带领,没有出现常见的事故沉默。吕尧转身回去换裤子鞋子,小可放开了我继续在吧台呆着,我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后。

    小可头都没抬一下的说:“你还不快走,等会他下命令把你逮起来我是不会手软的。”

    我呲牙:“哥们能用下手机吗?”

    “(⊙o⊙)?”

    “我要请假!”

    “(⊙o⊙)!”

    这么看来貌似也不是报应,天大地大逃课最大。更何况如此理直气壮的逃课,当然我没实话实说只说骑车撞了人家酒瓶子正在探讨赔偿问题,老班沉默了几秒。

    和小可套近乎时,地上破碎的瓶子还在无声的泪流让我感到了窒息。

    “我说你能打扫下那摊东西吗?那酒味我想吐。”我捂着鼻子哀求。

    可恶的人冷艳高贵地摆弄他的杯子:“老板没发话,我可没那胆。受不了的话,工具我可以指给你看。恩?”

    恩你大爷的!

    斯文败类再一次降临时换了件牛仔衬衣怪怪的,他见我跑到了舞台在哼啦啦啦啦啦啦啦没有说什么坐在了正下方闭目养神。我先是一阵紧张忘了调,建好心理基础后又开始啦啦啦啦,拉了几分钟我走神了。

    yy到了民国歌女给将军唱歌产生情愫身份悬殊将军他爸已经找好了妻子他对歌女却不舍他妻子把她绑架毁容让人ooxx可怜的歌女从此深居简出带着他的孩子几十年后孩子长大一直接济他们的另一个歌女告诉了孩子他妈的悲惨遭遇于是他接近将军家将军觉得他很亲切收做心腹将军女儿爱上了他顺利结婚后拿到大局搞残了她父母告诉了他们真相将军悲痛欲绝杀死了她妈女儿因情不能自拔自杀原来他喜欢的是她身边的小兵为了接近他才出此下策儿子一生未娶小兵一直侍奉左右......

    盯着吕尧yy的我被他突然睁开的眼睛吓了一跳,艾玛。打死我也不会相信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第8章 第 8 章

    我们在他办公室里讨价还价,关于还在地上躺着的破碎的酒瓶子。

    他说是一什么名酒要五六千,我嗤之以鼻名酒不都论千万吗,你肯定坑我呢傻子才上当受骗。我说我没钱你该不会让我一未成年人在这打工还债吧?吕尧在我看来邪恶的一笑说可以折扣赔钱要不今后你也不好意思来着买酒。

    我聪明的脑袋一转也就是说赔完钱今后就能省时省力来这干我最初的事情了呗。我假吧意思的透露我一朋友至今家里蹲要不让他来这儿工作一下下?他神奇的答应了。